1. 蓬莱阁传说 | 蓬莱阁旁! | 神话故事!首页
  2. 民间故事

探花郎

探花郎

明宣德五年,应天府有一个叫蒯居林的探花郎君,此人面孔生得很是俊美,说他貌塞潘安也不为过,但凡是见过他的人,都会在内心赞叹一句。

“好一个俊俏男子”。

蒯居林容貌不仅俊俏,还写得一手好文章,据说他两年前还只是一个名不经传的小秀才,连续三次举人不中。

也不知道两年前发生了什么情况,他的文章水准突然翻了几番,不仅连中举人头魁,还在第二年的殿试中一举拿下探花郎的名头。

探花郎虽只位列第三,但却是很多举人都想得到的头衔,与状元相比,探花郎并不差,甚至能拿到这个头衔之人,在容貌上也是万里挑一的,在众多试子中,那可是一等一的俊后生。

如此俊俏的容貌,又得到了探花的头衔,这对于蒯居林来说,那自然是破天的美事。

一般来说,头名状元有可能会娶公主,也可能得到皇上的垂青,探花郎多半会被那些王爷大臣们看中,只要把人才吸引过来,自己这边自然会发展壮大。

蒯居林也是如此!

刚放榜没几天,他就被六王爷的女儿朱九真给瞧上了!

本来,六王爷是没瞧上蒯居林的,他更看重的是第二名的榜眼,也打算安排人与之接触看看人品怎么样,谁知道他的小女儿竟然对蒯居林一见钟情,非得要嫁给蒯居林。

六王爷无奈,只能把目标放在蒯居林身上,在他的主动撮合下,这桩婚事自然也在缓慢推进中,这并不是六王爷不想快点让两人成亲,而是六王爷总觉得这蒯居林很是轻浮,做事难堪大任,便有心想考验他一番。

在六王爷的准许下,蒯居林与朱九真定亲,但两人想要成亲,得等到一年之后。

这期间,蒯居林必须要走马上任,并且做出一点成绩,要不然,他就没资格娶朱九真。

朱九真虽然很喜欢蒯居林,但对于父王的决定她也只能听从,蒯居林也不愧是一个人物,在六王爷的考验下,他居然也做得相当出色。

转眼,一年时间过去,六王爷见蒯居林表现得还不错,便同意了两人的婚事,定于下一个月初六为两人举行成亲仪式。

这还没有到成亲的日子,蒯居林就急匆匆从大名府赶回了应天府,在大名府的这段日子,他凭借着探花郎的身份,外加有六王爷名望的庇护,在大名府也是混得有声有色。

体验背靠大树好乘凉后,蒯居林想把朱九真娶到手的愿望更加强烈了,朱九真容貌虽然算不得天仙,但也不差,自从见到朱九真后,蒯居林对她也是心心念念。

如今能把这美人娶到手,他怎么能不兴奋?

应天府,一座大宅内。

这大宅,是蒯居林买的,他的府衙并不在应天府,之所以会买这座大宅,主要也是为了迎娶朱九真。

此时,一个黑色的人影,悄悄翻过大宅围墙,悄无声息地潜入一间密室之内。

“回来了?调查得怎么样了”?

屋内,蒯居林见人影进屋,放下毛笔,整理了一下衣领说道。

“回老爷,属下已经调查清楚了,并且,也按照老爷你的要求,把她解决掉了”。

蒯居林闻言,点点头道:“做得不错,这件事可有什么纰漏?”

那人迟疑了片刻,继续说道:“老爷,如您所料,那沈氏好像要来这边找你,幸好我们出手得快,要不然还真可能会出事”。

蒯居林闻言有些意外,再次确认道:“是否都解决干净了?你要知道,这可关系到老爷能不能成为王府女婿”。

那人点点头道:“当然!老爷,您请放心,知道在这一切的,都已经被我解决,包括莫三他们也是如此……”。

蒯居林闻言大喜,点点头道:“不错,孙鸣,这箱子里是五百两黄金,你拿着这些东西先找一个地方躲起来吧!我不希望你也被卷进来,这件事越有人知道越好”。

“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蒯居林才从旁边的架子上取下一个小木盒递给孙鸣。

孙鸣见状大喜,接过木盒后说道:“老爷,您放心,这件事绝对没有人知道”。

孙鸣说罢,像是突然发现了什么,脸色大变。

一甩手,把手里的木盒给丢出去。

可惜,他的反应还是慢了一点,他的双手已经漆黑一片,像是被腐蚀了一样。

紧接着,孙鸣感觉脑袋一晕,胸口一阵刺痛传来,他指着蒯居林说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已经帮你做了这么多,你还是不放过我”?

蒯居林冷冷的看着这一切,好像与他无关似的。

听见孙鸣这样问,他冷哼一声说道:“这件事,绝对不能有第二个人知道,为了我的大业,也只能委屈你了”。

“这个世界,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

孙鸣指着蒯居林,恨声道:“蒯居林,你这样做不会有好下场的,你迟早会遭报应的”。

“我还是太天真了,我早该想到的,能够对昔日妻儿下手之人,怎么可能放过我?我太天真了”。

“哈哈哈……”。

孙鸣狂笑,没一会儿,他便倒在地上没了气息。

此时,他的双手已经漆黑一片。

随后,蒯居林突然说道:“影子,把这家伙扔出去,顺便去调查一下,看看莫三他们是否还活着,我并不信任他”。

蒯居林话音刚落,从墙角处走出来一个黑衣人,他点点头道:“我明白了,不过你也要尽快得手,老爷那边可等不了你多久”。

“谁知道你还有这些破事,要不是为了老爷的计划,你这事我并不想帮你管,你自己好自为之”。

说罢,这黑衣人便提起孙鸣的衣领,消失在黑夜之中。

蒯居林看着离去的黑衣人,脸色阴冷难看。

他冷冷道:“哼,帮我?还不是帮你们自己,不过,能够娶到一个群主也不错,翠翠,你们母子两也别怪我,为了我的计划,为了我的前途无量,也只能先牺牲你们俩了”。

“也只有你们消失了,六王爷才不会起疑心,也才会乖乖把她女儿嫁给我,你们在我是没办法娶到朱九真的”。

“哼!想利用我?我就看看你们怎么争,到最后还不是要便宜我……”。

很快……。

就到了蒯居林与朱九真的大喜日子。

这天,朱府上上下下忙得不可开交,与六王爷交好的豪门望族几乎都来了。

朱九真与蒯居林穿着大红喜服,在司仪的招呼下来到大堂,准备拜堂成亲。

司仪大喊道:“新人就位,准备一拜天地”。

蒯居林与朱九真,也移步来到众人面前。

就在这时,一身大喝传来。

“等一等……,等一等……”。

“这亲结不得,结不得哎!”

众人闻言,纷纷都大吃一惊,这可是六王爷嫁闺女的大喜日子,谁这么大胆子敢来捣乱?

六王爷闻言一愣,寻声望去,只见一个身穿青衣的老道,正缓步走来。

六王爷不怒反喜,急忙迎上前去,说道:“缘木师傅,你老人家怎么来了?刚才我让人去通知了您,那两个道童说您正在闭关,我就没让人打扰您了”。

众人见六王爷对这老道毕恭毕敬,也是有些意外,不过知情的,却都理所当然,甚至还有几人隐隐约约有些羡慕。

缘木闻言摆摆手道:“这两天的确是有些累了,不过我听说今天是王爷您闺女的大喜日子,怎么也要出来祝贺一下”。

六王爷说道:“那是自然,九真能得到您老人家的祝贺,那是三生三世修来的福分”。

“不过缘木师傅,您刚才说的话说什么意思?难道今天的日子不对?我可是请人专门挑选的日子”。

六王爷很纳闷,缘木怎么说结不得呢?

难道今天的日子不好?

四周的人闻言,也都很好奇,缘木为何要这样说!虽然大家都听说他是王府的贵客,但这样做未免也有些不合规矩,哪怕六王爷的肚量再大,这样打搅成亲仪式,错过了时辰,岂不是坏了大事?

缘木闻言摆摆手道:“今天的确是一个不错的日子,也适合新人成亲,不过……”。

“不过什么”?

六王爷追问道。

对于缘木,他现在是心服口服了。

就在十天前,缘木突然来到王府拜访,并且扬言能够治好他母亲多年的眼疾。

这些年来,六王爷一直遍寻名医,可找了很多人,他母亲的眼疾依旧没有什么效果,虽然没有太大的希望,但王府寻医的事还是广传了出去,缘木能找上门,六王爷也没有意外。

让他意外的是,缘木随便给他母亲吃了一粒不知名的东西,他母亲的眼疾竟然恢复了,让他更加欣喜的是,缘木一口说出了他多年的头痛病,并且也给他治好了。

这下,六王爷对缘木那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在得知眼前之人就是江南清虚观的缘木后,六王爷更是尊敬得无以复加,因为他也听说过缘木的大名,本早想拜访一下,却被告知缘木经常云游四海,不知所踪。

他也没想到,缘木会亲自登门拜访,并小露一手,自此之后,六王爷就把缘木供养在家里,只要缘木提出来要求,他都尽量满足。

六王爷本想在自己女儿大婚之日这天,让缘木帮他看看,没想到却被告知在闭关。

六王爷本来有些失望的,没想到缘木竟然又亲自到场了,只是他不理解的是,为何缘木会说这些话。

缘木朝六王爷拱手道:“王爷,九真郡主乃是难得的佳人,如果说是其他探花郎,那倒也配得上,可如果是他,那可万万不行”。

缘木指着蒯居林,冷冷一笑。

蒯居林闻言脸色一变,有些不悦地说道:“哦!道长此话何意?难道我蒯居林就配不上九真吗?九真可是与我情投意合,我们相互喜欢结为连理又有何不可?”

“你今天说这话,必须得给我一个交代,也给岳父大人一个交代,还要给今天来祝贺的来宾一个交代”。

蒯居林的话虽然有些咄咄逼人,但却是理所当然,现在大家伙都想知道,被六王爷奉为座上宾的缘木,为何会说这样的话?难道他就不怕得罪六王爷吗?

哪怕他是座上宾。

蒯居林身边,朱九真虽然盖着头巾,但缘木的话她也听得一清二楚,心中也很是纳闷,缘木来府上已经许多天了,她也见过缘木几次。

按理来说,缘木应该没见过蒯居林才是,为何他一进来就把矛头对准蒯居林?难道这里面有什么误会不成?

想了想,她还是说道:“大师傅,九真确实钦佩居林的才华,对他也是一见倾心,我配居林那是绰绰有余的,大师傅为何要这样说呢?”

缘木闻言微微一笑,并没有回答朱九真,而是朝蒯居林说道:“好一张伶牙俐齿的嘴,不过你真的是喜欢九真郡主吗?我看你是另有图谋吧?”

蒯居林闻言,眼底闪过一丝狠色,心中不由得有些怀疑起来,这道人该不会知道些什么吧?

很快,他又把这些不切实际的想法甩出去,他的事情没几个人知道,这道人怎么可能会知道呢?

想了想,蒯居林淡淡说道:“我尊你是出家人,你如果继续这样污蔑我,你可知道是什么后果?不说岳父大人,我也是朝廷命官,岂是你随随便便就污蔑的”?

旁边的六王爷早就急了,他急忙道:“大师傅,你有什么话就说吧?你看这时辰……”。

继续让缘木耽搁下去,他面上也不好看。

缘木见状,也知轻重,他之所以如此拖延,完全就是在激怒蒯居林,没想到这小子的城府如此深,他都这样了,蒯居林还能隐忍下来。

想到这里,缘木叹了一口气说道:“蒯居林,你既然有了妻儿家室,为何还要与九真郡主成亲呢?莫非是想让九真郡主做妾”?

蒯居林闻言,脸色大变,他怒道:“你说什么?我蒯居林什么时候有了妻儿老小?我一直都是未娶,也不曾有过妻子,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来人呐,把这发癫老道给我抓下去”。

旁边,众人纷纷大惊,朱九真与六王爷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

六王爷看了看蒯居林与缘木,当即道:“慢,居林,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朱九真也将喜帕揭开,朝蒯居林问道:“居林,你不是说你未曾婚配吗?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六王爷心中对蒯居林本来就不是很满意,这小子容貌太俊俏了,之前他是未曾婚配时,他都有些怀疑,可是他派人去调查了一下,也没有发现什么异状。

其实六王爷不知道的是,他派出去的人早就被蒯居林收买了,他得到的消息自然不真。

蒯居林情绪很激动,他说道:“九真,岳父你们别听这疯癫道人胡说,小婿之前所说的话句句属实,我的确没有家室,如果我有半点假话,那必将天打雷劈”。

说罢,他又扭头看向缘木,恶狠狠地说道:“我不知道我哪里得罪了你,在我大喜之日说这些话,你又有何居心?”

缘木闻言叹了一口气,说道:“蒯居林,我能有何居心?就是看不惯你抛妻弃子而已,古话说糟糠之妻不可负,你考上举人,后来又考上了探花郎,你倒是飞黄腾达了,可是你有想过家里的妻儿吗?”

“不,你没有,你把他们忘记得干干净净的,你这样抛妻弃子的小人,如何能成探花?又有什么资格成为探花?你这样的人一旦得志,只会为祸一方百姓”。

六王爷与朱九真闻言,顿时脸色一变,他们也没想到,蒯居林竟然还有这样的过往,哪怕他们不愿意相信,可缘木说得言之凿凿,他们又不得不信。

蒯居林闻言顿时笑了,他说道:“你口口声声说我抛妻弃子,请问我的妻儿又在何方?我本来就没有妻儿,何来的抛妻弃子”?

缘木闻言,顿时扭头看向旁边,朝一个侍女说道:“姑娘,麻烦你去把人带进来”。

那女子点点头,便转身离去了。

蒯居林见状,心中也是嘀咕,这疯癫道人到底在弄什么?

带人?他要带谁进来?

没由来的,蒯居林心中有些慌乱,就在他思索着该怎么办时,一个身穿素衣的女子,领着一个小女孩走进了大堂。

当蒯居林看到那女子的面容时,脸色大变,之前的冷静瞬间消散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惊惧交加之色。

那女子走到蒯居林面前,淡淡说道:“夫君,你派人去截杀我们娘俩,没想到我们还活着吧?你好狠心呐!我们娘俩自认为没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吧!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蒯居林脸色变换了好几次,他冷冷一笑,说道:“岳父,九真,你们别相信这疯癫道人,谁知道这两人是他从哪里找来的?”

“就凭着这两人,怎么可能就说我是有妻室之人?实在太荒谬”。

沈氏闻言,脸色闪过一丝失望。

来此,她本来还怀着一丝希望,希望蒯居林能够回心转意,希望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都是假的,可谁知道,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蒯居林还是说了假话。

缘木见状,略微摇头。

还真是秉性难改,想到这里,缘木稍稍一动。

蒯居林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缘木制住,旁边的护卫都没有反应过来,他们刚要动手,却被六王爷拦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让他不得不怀疑起来。

缘木并不是在说假,蒯居林倒是让他很不相信。

缘木朝六王爷说道:“王爷,是真是假,取一碗水来,我们来一个滴血认亲就知道了”。

六王爷点点头道:“此方法甚好”。

在场之人,也没有人反对,如果能证实缘木的话,那蒯居林就没办法洗脱嫌疑了。

在六王爷的吩咐下,一个侍卫取了蒯居林一滴血,然后又取了那小姑娘的一滴血,血滴入碗里,瞬间融合。

蒯居林见状,瞬间面如死灰。

朱九真也脸色大变,她怒道:“蒯居林,你当初怎么和我说的?你不是说你没有妻室吗?”

六王爷也很愤怒,说道:“好啊.蒯居林,你竟然欺骗老夫?”

蒯居林瘫坐在地,他知道,这一切都完了。

缘木把蒯居林交给旁边的护卫,他则起身来到六王爷身边,在他耳边说道:“王爷,其实蒯居林还不仅如此,此人心狠手辣,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这一次为了能够娶到九真郡主,他不惜请了高手去截杀沈氏母女俩,要不是我机缘巧合遇见,她们可能就不在人世了”。

“除此之外,这蒯居林还有一个秘密,相信王爷你一定很感兴趣”。

六王爷闻言大惊,急忙小声问道:“缘木师傅,是何秘密?”

缘木想了想后说道:“说了这个秘密,蒯居林可能必死无疑,我希望在他死后,您能善待他的妻儿,毕竟这件事与她们无关”。

六王爷点点头道:“这个我答应,毕竟这件事的确与她们无关”。

缘木闻言说道:“蒯居林考中举人,后来又中探花,是因为翰林院的赵大人从中作梗,特地给他泄露了考题,我知道王爷你与你的皇兄情同手足,这件事你只要上报给皇上,我想对王爷你也大有好处”。

“简单来说,蒯居林是赵大人培养的人,你现在知道他为什么要娶郡主了吧?”

六王爷闻言,额头上瞬间冒出一丝冷汗。

暗道:“好险”。

要不是缘木提醒,那可真的要坏事。

缘木与他的交谈,外人不知,六王爷也不想说出来。

当即,他站起身来,说道:“各位,蒯居林有了妻室,隐瞒不说,此乃不敬之罪,今天小女与蒯居林的婚事取消,劳烦各位跑一趟,实在很抱歉”。

“各位的礼物,都将一一退回,并且,今天这顿酒席,我继续宴请各位……”。

六王爷说罢,挥挥手让护卫把蒯居林押下去。

人群中,有一人脸色难看,趁着没有人注意他便悄悄溜走了,他不知道的是,六王爷的已经看到他了。

蒯居林有妻室还想娶九真群主,并且还做出抛妻弃子的行为,此举被很多人唾弃。

很快,应天府几乎传遍了蒯居林的事情。

让大家没想到的是,在退婚没多久,蒯居林又被传出一个大消息,那就是他的举人考试与殿试都是假的,是翰林院的赵大人给他提供了考题。

此消息一出,龙颜大怒,蒯居林与赵大人被打入死牢,与此相关的人,一个也没逃掉。

此消息一出来,让许多人都唏嘘不已,没想到探花郎竟然是假的。

在这之后,又重新补考了殿试,蒯居林被众多试子所唾弃,认为他丢人,也耽搁了大家的时间。

至于蒯居林的妻儿,则留在了王府,沈氏对蒯居林失望透顶,对他的结果并没有丝毫怜悯。

留在王府,一来是安全,二来她们的日子也能得到改善,对于缘木的帮助,沈氏也是感激涕零。

在六王爷的有意撮合下,沈氏后来嫁给了府内一个管事,日子也过得幸福美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