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诗经·陈风·株林》

144《诗经·陈风·株林》

【原文】

胡为乎株林?从夏南!

匪适株林,从夏南!

驾我乘马,说于株野。

乘我乘驹,朝食于株!

【概览】

1、《陈风·株林》是《诗经》中难得的幽默讽刺诗。连一向严肃的《毛诗序》亦言“刺陈灵公,(与大巨一起)淫乎夏姬,驱驰而往,朝夕不息”。灵公戏谑夏姬子夏南而被他射死。

2、首章以路人甲口吻议论:“国君急匆匆赶往哪啊?”“去株林。”“不是吧?”“是看夏南。”不直说去找夏姬,而说去找其子,暗中浓浓的讽刺意。

3、末章又先以陈灵公角度炫耀自己的宝马,快要见到朝思暮想的美人,又兴奋地“说于株林”;接着又以二宠臣的口吻奉承灵公“朝食于株”。朝食是男欢女爱的黑话。

4、全诗从百姓、灵公、宠臣三个角度极尽正话反说,达到绝佳的讽刺效果。百姓的议论与君臣的恬不知耻、洋洋自得形成鲜明对比。疑疑信信、隐隐明明,二千多年后依然是神化之笔。

【注释】

1、胡为:为什么。

2、株:陈国邑名,在今河南西华县夏亭镇北。

3、林:郊野。4、从:跟,与,此指找人。

5、夏南:即夏姬之子夏徵舒(字子南)。6、乘(shèng)马:四匹马。古以一车四马为一乘。7、说(shuì):通“税”,停车解马。

8、株野:株邑之郊野。9、驹,马高五尺以上、六尺以下称“驹”,大夫所乘;

10、马高六尺以上称“马”,诸侯国君所乘。

11、此诗中“乘马”者指陈灵公,“乘驹”者指陈灵公之臣孔宁、仪行父。12、朝食:吃早饭。

【译文】

为何去株邑之郊?

只为把夏南寻找。

不是到株邑之郊?

只想把夏南寻找。

驾大车赶起四马,

停车在株邑之野。

驾轻车赶起四驹,

抵株邑早餐息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