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诗经·陈风·衡门》

138《诗经·陈风·衡门》

【原文】

衡门之下,可以栖迟。

泌之洋洋,可以乐饥。

岂其食鱼,必河之鲂?

岂其取妻,必齐之姜?

岂其食鱼,必河之鲤?

岂其取妻,必宋之子?

【概览】

1、如果回归先民纯粹自然的情感,本诗是爱情诗。表达了古人重情重义,重心心相印,陋室有情有义家依暖,无情海味山珍犹觉寒。

2、只有一个衡门的屋子多半简陋,但依然可以栖身安家,我们共同努力;无味的泌水清清亦可充饥,只要二人心在一起,依旧充满希冀。

3、二、三章反问加比兴,难道吃鱼非要吃鳊鱼?难道娶妻非齐国姜氏和宋国子氏家族的女子不行?如此反复议论,更看出男子对爱情的坚贞。

4、河鲂与鲤虽美,吾不思而必食;齐姜宋子虽贵,吾不慕而必妻。天下之物,又岂有能动其中者乎。阳明先生的不动心,古人自古已有,善莫大焉!

【注释】

1、衡门:衡,通“横”,闻一多《风诗类钞》曰:“东西为横,衡门疑陈城门名。”

2、可以:一说何以。

3、栖迟:栖息,安身。

4、泌(bì):泌:“泌”与“密”同,在山边曰密,在水边曰泌,故泌水为一般的河流,而非确指。

5、乐饥:隐语,《诗经》中常将性的欲望称为饥,乐饥指满足性的饥渴。闻一多《神话与诗·高唐神女传说之分析》:“其实称男女大欲不遂为‘朝饥’,或简称‘饥’,是古代的成语。”

6、岂:难道。

7、河:黄河。

8、齐之姜:齐国的姜姓美女。姜姓在齐国为贵族。

9、宋之子:宋国的子姓女子。子姓在宋国为贵族。

【译文】

横木为门城东头,

可以幽会一逗留。

洋洋流淌泌水边,

解饥慰我相思愁。

难道想要吃鱼鲜,

定要鳊鱼才如愿?

难道想要娶妻子,

必得齐姜才开颜?

难道想要吃鲜鱼,

定要鲤鱼才可取?

难道想要娶妻子,

必得宋子才欢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