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蓬莱阁传说 | 蓬莱阁旁! | 神话故事!首页
  2. 民间故事

商汤灭夏东西夹击

文/李凯摘要:《尚书·汤誓序》载“伊尹相汤伐桀,升自陑”,其中陑的地理位置,有安邑之西、曹县商丘之西、济宁附近三种不同的说法,但这三种说法都有问题。陑应是山地,且其位置应该与考古学中夏文化的分布范围一致。从清华简《尹至》与上博简《容成氏》看

商汤灭夏东西夹击文/李凯《尚书·汤誓序》言:“伊尹相汤伐桀,升自陑,遂与桀战于鸣条之野,作《汤誓》”。这一记载,交代了《汤誓》的背景,涉及商汤灭夏的具体路线等重要历史信息,历来被史家所重视。但其中关键地名“陑”在哪里,古今学者存在分歧。

夏商史事浩渺难知,后代史料矛盾混乱,学者们各执一词。

近读简帛资料,发现清华简《尹至》、上博简《容成氏》的信息能对这一问题能带来突破。

故不揣浅陋,在梳理古今学者之说的基础上发表浅见。

一关于陑的说法,古今大体有三种差别很大的意见。

这三种意见都值得推敲。

第一种意见认为陑在河曲之南,安邑之西。

《尚书·汤誓序》伪孔传云:“桀都安邑,汤升道从陑,出其不意,陑在河之南。

”孔颖达疏:“升者从下向上之名。

陑当是山阜之地,盖今潼关左右。

河曲在安邑西南,从陑向北渡河,乃东向安邑。

鸣条在安邑之西,桀西出拒汤,故战于鸣条之野。

”安邑为今夏县,与潼关毗邻。

顺此思路,《史记·殷本纪》“桀败于有娀之虚,桀奔于鸣条,夏师败绩”,《正义》云:“《括地志》云高涯原在蒲州安邑县北三十里南阪口,即古鸣条陌也,鸣条战地在安邑西”;《后汉书·郡国志》刘昭注云:“安邑有鸣条陌,昆吾亭。

”陶、鸣条、安邑均被落实在晋南。

宋《太平寰宇记》认为,雷首山“即陑山”,为“汤伐桀,升自陑”所在,雷守山在山西永济县南。

曾运乾先生《尚书正读》据此亦认为陑在山西永济县地。

其实潼关与永济距离很近,两说差别不大。

陈梦家先生认为陑不可考,但认为桀居河东安邑,《书序》有据。

固然晋南也是二里头文化分布的区域,并且夏的都城也许并非一个,但仔细分析,陑在河曲之南不可靠。

其一,说桀居于安邑,基于《尚书·汤誓序》、伪孔传、孔疏、《史记·殷本纪》正义等文献,并没有较早的根据,这一点顾颉刚、刘起舒先生已经指出。

其二,此说与文献的常识矛盾。

孟子曰:“舜生于诸冯,迁于负夏,卒于鸣条,东夷之人也”(《孟子·离娄下》)。

赵岐认为鸣条“在东方夷服之地”,而《墨子·尚贤中》、《韩非子·难一》、《尚书大传》、《史记·五帝本纪》中舜所活动的地点,如雷泽、历山、河滨、寿丘、负夏、服泽等地,也都在鲁西、豫东北一带,那么陑作为夏商决战地,不应该在河曲之南。

并且《史记·孙子吴起列传》明言:“夏桀之居,左河济,右泰华,伊阙在其南,羊肠在其北,修政不仁,汤放之。

”则夏商交战的战场,应当在这个范围内。

此外,《国语·鲁语上》、《淮南子·修务》以及上博简《容成氏》等文献,都有桀奔南巢的记载,一般认为南巢在今安徽巢湖。

如果陑在安邑之西,夏桀如何能奔南巢呢?明显不合情理。

其三,于省吾先生指出,甲骨文有地名“而”,即“陑”。

从卜辞资料看,“而”也不似在潼关一带。

如《重仁》二六“辛……燎于而……莫。

”《人》二七一“乙未……乎……狩而。

”《合集》一0二0一:“己未卜,萑,获。

”《天》八0:“才而”。

《乙》二九四八:“而自龟。

”从中可知,“而”地不仅向商王贡龟,而且商族在此地举行过“燎”祭和田猎,此地带对商族来说很是重要。

不管是郭沫若、陈梦家先生提出的传统说法“沁阳田猎区”,还是近年甲骨学专家支持的“泰山田猎区”,潼关一带均不在其中。

田猎区对王室生活很关键,汉朝的上林苑距离长安,清朝的木兰围场距离北京都不远,以此类推,“而”作为田猎区也不应该远在潼关一带,况且潼关一带是山地,不是沁阳、济源一带的平原。

第二种说法认为陑应在曹县和商丘以西的今河南省东部境内。

顾颉刚,刘起舒先生认为陑不应该在安邑西,而是商汤自东向西行军路上所经过的一个地方,清雷学淇《竹书纪年义证》说:“陑,地名,后为宋臣陑班之采,所在未详”,“汤征夏邑,自陑发师者,于陑训练士卒,帅而用之,犹武之伐纣,出于鲜原也。

”顾颉刚,刘起好先生进而认为,陑在东周为宋臣采地,则陑当在宋国境内,宋都在今商丘,辖境在今豫东,陑也就应该在豫东境内。

据王国维《说亳》,汤都在今山东曹县之南,和商丘相去不远,那么陑也就在曹县和商丘以西的今河南省东部境内,这是到现在为止能求得到的陑的大致地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