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祖亲传,如何对待小人?

生活中处处不乏小人。他们鄙弃道理,刻薄寡情,不遵循伦常道德,唯利是图,损人利己……如果遇到这种小人,就会让我们的生活、工作徒增阻碍和烦恼。道祖老子也曾遇到过以怨报恩的小人,他是怎么对待的呢?

相传,道祖在周朝做过几任小官后,意欲潜心学道,便辞官归故乡。回家路上,他瞥见道旁有一堆嶙嶙白骨。他慧眼一观,似有灵魂在飘荡,顿起怜悯之心,便施展道术,用符将白骨点化成人。这即是年青英俊为老子牵牛的徐甲。函谷关令尹喜迎老子到楼观台讲学时,他已为老子牧牛二百年了。老子原先许诺过他:等传道至西方安息时,再付给他黄金作为工钱。

道祖到楼观台,终日说经讲道,忙得不亦乐乎,缄口不提给工钱的事情。徐甲心中甚为不悦,一方面以为终日牧放青牛,风餐露宿,苦不堪言;另一方面感到学道清苦寂寞,太费神费力了。于是计划向老子讨了工钱去过逍遥自在的舒心日子。

有一天,徐甲放牛时心里又嘀咕起来,一时想不出该怎样跟老子说。突然在他面前呈现了一座漂亮的庄园。园里群芳争艳,鸟鸣啁啾,良田百顷,骡马成群,一位老员外手拄手杖,正笑嘻嘻地望着他,旁边还跟着一位娇滴滴的标致姑娘。老者问:“小伙子,你给谁放牛呀?”

徐甲满脸不悦,瓮声瓮气地说:“给老子。”

老者又问:“他给你工钱吗?”

徐甲不满地说:“他说是说一月三串钱,可至今连一个子儿也没见!”

老者听罢,长叹一声说:“小伙子,人生一世,草木一秋,何须想修道成仙,受那些苦煎熬!你看老汉有这么大的庄园,膝下又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她虽无国色天香,这方圆百里却是挑着灯笼也找不着的。你若不嫌弃,便向老子讨清工钱,给我做个上门女婿,你们小两口便有享不尽的繁华富贵。不知你意下怎样?”

徐甲听言,满心欢畅,禁不住又偷偷觑了那姑娘几眼,那姑娘也正在朝他暗送秋波。他如痴如醉,急不可耐地说:“好呀!不过您可不能反悔呀。我这便去讨工钱!”

他刚要起程,说来希奇,那庄园、老者、姑娘倏忽之间就化为乌有了。徐甲大惊失色,只见老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站在他的眼前了。


道祖亲传,如何对待小人?

本来,道祖想把道家的奥妙真经传给徐甲,但他发现徐甲常有愠色,又不愿吃苦,便化出了一个庄园来试探他。那个姑娘是他用“祥瑞草”变出来的,他自己则变成了那个老员外。他见徐甲道心不坚,私欲过多,禁不住勃然震怒,现出了真身。他气得说不出话来,手里拿着手杖在那美人站过的地方狠狠捅了一下,于是地下顷刻呈现一眼清泉。这就是现在的“化女泉”。

徐甲见自己的心思被道祖窥破了,满脸通红。继而恶人先起诉,便告到尹喜那儿,说老子赖他工钱,尹喜沉吟再三,以为老子绝不是那等赖账之人,这其中必有蹊跷。于是他问老子,这是怎么回事。道祖说:“你把徐甲给我叫来。”

徐甲悻悻地走了过来。老子问他:“你知道你的来源吗?”

徐甲茫无所知。

老子说:“你张嘴启齿。”

徐甲莫名其妙,便将嘴张开。老子便将那“聚形符”当即收了回去。这样,徐甲霎时之间又复原为一堆嶙嶙白骨。

尹喜见状,大惊失色,立即跪倒在地,苦苦恳求:“师父,徐甲虽然罪有应得,但念起他跟你二百年之情,仍是宽恕他这一次吧,让他改过迁善、重新做人!”

在尹喜的千般恳求之下,道祖把灵符掷给了白骨,白骨又变成了徐甲。徐甲满面羞惭,恨不得钻到地下去。


道祖亲传,如何对待小人?

老子又将他的前因后果讲了一遍,道:“本来我承诺到安息时用黄金付你工钱,是想把金丹大道给你,让你获得太上奥妙,以便永世超脱,谁知你——真是太心急了。”

接着喟然长叹说:“贪财好色,好逸恶劳,你这样道心不坚,未来何以能成正果?尹喜,付给他二百年的工钱七百二十串钱,让他走吧!”

徐甲听了老子的一席话,才明白自己辜负了师父的一片苦心,捶胸顿足,后悔不迭。他痛哭流涕,哀恳老子将他留下。老子为了让徐甲紧记这个教训,便决意让他走。徐甲死也不愿走。老子气稍稍消了后说:“等你今后真正回心转意了,还可以再回来,记着,只要你真心学道,咱们还会有碰头的日子的。”

徐甲明白是老子要继续磨练自己,便只好挥泪而别。今后,徐甲把“化女泉”的事情铭记在心,去除了一切私心杂念,精心钻研,终于得道成仙。后来成了玄门中被人们推崇的“白骨真人”。

其实要防小人也不难,只要先调整自己的心态,能做到谨守正道、不为物转、凡事忍让、谦冲致和的话,小人自然无法影响你,甚至可以感化小人为正直的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