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诗经·魏风·葛屦》

107《诗经·魏风·葛屦》

【原文】

纠纠葛屦,可以履霜?

掺掺女手,可以缝裳?

要之襋之,好人服之。

好人提提,

宛然左辟,佩其象揥。

维是褊心,是以为刺。

【概览】

1、此诗应该是一首讽刺诗。一位地位低下的女工对家中贵妇的不满。

2、开篇即描述了一位脚穿草鞋、受冻辛劳的弱女子,她在霜寒中,为女主赶制衣裳。她心灵手巧,却无法好好照顾自己。

3、二章形象地刻画了一位目中无人,养尊处优,喜好打扮的贵妇形象。一位辛苦做,一位开心穿。可谁轻松开心,谁辛苦怨恨,对比明显,褒贬亦明显。

4、人就是这样,良言一句三冬暖,冷眼不见人心寒。一声谢谢,不仅会化解怨恨、消除疲劳,更能融化双方的隔阂,可高高在上的女主为什么做不到呢?还是心里没有他人呀!

【注释】

1、纠纠:缭缭,缠绕,纠结交错。

2、葛屦(jù具):指夏天所穿葛绳编制的鞋。

3、掺掺:同“纤纤”,形容女子的手很柔弱纤细。

4、要(yāo腰):衣的腰身,作动词,缝好腰身。一说钮襻。

5、襋(jí及):衣领,作动词,缝好衣领。

6、好人:美人,此指富家的女主人。7、提提(tí ):同“媞媞”,安舒貌。

8、宛然:回转貌。

9、辟(bì 避):同“避”。左辟即左避。

10、揥(tì 替):古首饰,可以搔头。类似发篦。

11、维:因。

12、褊心:心地狭窄。

13、刺:讽刺。

【译文】

脚上这一双夏天的破凉鞋,

怎么能走在满地的寒霜上?

可怜我这双纤细瘦弱的手,

又怎么能替别人缝制衣裳?

做完后还要提着衣带衣领,

恭候那女主人来试穿新装。

女主人试穿后觉得很舒服,

却左转身对我一点也不理,

又自顾在头上戴象牙簪子。

正因为这女人心肠窄又坏,

所以我要作诗把她狠狠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