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蓬莱阁传说 | 蓬莱阁旁! | 神话故事!首页
  2. 民间故事

上海:封控期间,大量白色泡沫箱如何清运?

对于白色泡沫箱,上海临时组建了泡沫垃圾应急处置专项小组,加大对废弃泡沫箱的处置回收力度。作为城市环境运营托底保障企业,上海城投环境集团承担了泡沫垃圾应急处置任务,下属资源利用分公司复工复产,通过“两网融合”资源回收体系,避免小区和街面堆放的

对于白色泡沫箱,上海临时组建了泡沫垃圾应急处置专项小组,加大对废弃泡沫箱的处置回收力度。

作为城市环境运营托底保障企业,上海城投环境集团承担了泡沫垃圾应急处置任务,下属资源利用分公司复工复产,通过“两网融合”资源回收体系,避免小区和街面堆放的泡沫塑料箱成为白色污染源。

城投环境资源利用分公司,在上海浦东、黄浦、徐汇、嘉定、青浦共建设运营了3座再生资源集散中心、19个中转站、8个示范点、2190个回收点位,形成了以中转运输为节点、以集散中心为枢纽、以综合利用为目的、集回收分拣和处置为一体的全产业体系。

依托这个体系,资源利用分公司组建了4个泡沫垃圾应急处置专项工作小组,确定泡沫垃圾收运处置采用“人工回收+专项车辆转运+专用设备压缩”的形式。从2022年4月下旬起,陆续启动了黄浦、徐汇、青浦、浦东临港等地的白色泡沫垃圾应急处置项目。

目前,全覆盖、全过程的预防性消杀贯穿于白色泡沫垃圾收运处置各个环节。

除了对小区堆放区及周围环境进行消杀,作业人员还将泡沫箱通过专用车辆直运至可回收物中转站,形成闭环收运。

大量的白色泡沫箱在到达“两网融合”中转站或集散中心后,会进行消杀、静置处理。以徐浦基地为例,该集散中心分为外场地作业点和内场地压缩打包作业点,外场地分为三个区域:泡沫卸货区、静置消杀区、待转运作业区。

以上内容参考人民网-废弃泡沫激增成城市环卫难题,上海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尝试这样破解

以上内容参考中国新闻网-上海激增的废弃泡沫箱是如何处理的?

网络订餐带来哪些新难题?

根据《规划》,到2020年,大中城市再生资源主要品种平均回收率达到75%以上,实现85%以上回收人员纳入规范化管理、85%以上社区及乡村实现回收功能的覆盖、85%以上的再生资源进行规范化的交易和集中处理。

网购快递废纸垃圾背后的价值

我国现在网络购物已经成为常态。我在不经意间问过小区的保洁阿姨,她每天捡快递纸箱、塑料瓶、旧衣服等可回收垃圾,可以买多少钱,阿姨腼腆地笑着说,差不多300块,听到这个数字我很惊讶,这可不算少了呢。

对于小区里面的人来说,一家一周至少要产生1-5个快递, 爱美的女性关注衣服、包包、护肤、美妆,家庭主妇们忙着为家里添置一些物件,男性们则更多将目光投向了数码产品和其他喜爱的商品。

但是,在“买买买”的背后, 一个问题也逐步浮出水面:一件件包裹从卖家手中传递到买家,也随之产生了快递垃圾。

昨天,一个快递站的负责人找到我们,说是要跟我们合作,他在他附近的片区就有50多个快递网点,每天产生近1.5吨的废纸、泡沫等快递垃圾。这还不算上“双十一”、“双十二”、“年货节”等大型电商节。

据了解:11月11日至16日的业务总量可能要超过15亿件,同比增长35%以上。最高日处理量预计突破3.4亿件,平均业务量达到2.5亿件。

那么,随着大量快递而来的胶带、塑料袋、纸箱以及泡沫填充物形成的“快递垃圾”,又将如何处理呢?

个人的话基本上拆完快递就扔到垃圾桶里了,然后保洁阿姨、垃圾清理人员积攒到一定量以后卖到回收站。

前不久有一个网红小哥为了测评一个快递站每天产生多少快递纸板,能卖多少钱。他在快递站门口架了张桌子,帮拿快递的人拆快递,纸箱自己留下,拆了差不多两个小时,收了36公斤,赚了43块钱。

2014年, 互联网再生资源回收行业兴起,互联网再生资源回收企业提供上门回收可再生资源(包括快递垃圾)的服务,居民通过手机APP或微信下单,预约好时间后只等着回收员上门即可。

但是,2014年的再生资源回收行业发展缓慢,并且难以推广,甚至出现“小、散、乱、差”的特点。

《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建设中长期规划(2015-2020年)》(下称《规划》)指出, 我国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存在着组织化程度低、分拣技术水平低、经营规范化程度低、部分品种回收率低等问题。

到了2019年,互联网回收在上门服务的推动下再次兴起。

这一批 互联网资源回收企业充分利用了互联网快捷、简便的特点。以提供面向个人的上门回收服务为例,居民通过手机APP或微信下单,预约好时间后只等着回收员上门即可。

前面有了快递行业、外卖、跑腿等养成的用户习惯,上门回收也得到了迅速的推广,“宅经济”也迈向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互联网回收企业,通过自营店或加盟店的方式组建回收队伍,配以分拣、物流等线下基础设施,将传统产业链缩短,从而提高了行业效率。现在的新型回收行业是“互联网+物联网+智能回收”的模式。

开发了物流管理和调度系统,用信息化手段管理订单、物流、仓储、财务等环节。前端的客户、市场BD,中间的回收员、司机,质检员、司磅员、入库员、仓储经理、销售员等都有各自的APP,按照规范化的流程执行岗位职责。以往分散混乱的回收流程就可在规范、可控的现代企业管理方式下运行。

“互联网+上门回收”的发展离不开用户需求

有人需要,才会有一个行业的兴起。现目前我国每个家庭一天要产生多少垃圾,但是这些垃圾都是混丢、混放。

最近在小区看到一则告示,小区要组织建设一个公益闲置资源互换群,很多人反映,自己家里面不用的东西越来越多,扔了又舍不得,也想不到其他的处理方式,所以,大家想要实现资源互换,希望把自己用不到的东西换成自己需要的。

对于小型家电等是最大的需求,但是,废纸板、塑料瓶、旧金属、旧衣服等,还是达不到互换的条件。

我尝试着给他们介绍了上门回收服务,他们便开始把家里有用的,可回收的废品积攒起来,然后下单让回收人员上门回收。

据回收统计,旧衣服回收数量前期回收量是最高的。这可能也是目前,我国旧衣服回收市场依然还不饱和的现象吧。

尽管目前面向居民的“互联网+”再生资源回收行业,还在摸索阶段,但是随着政策的推进和居民需求的不断加大,上门回收行业也将走进更多人的生活并成为常态也是可能的。

当科技改变了人类的生活方式、让人类生活更便捷的时候,一次性塑料的使用量也在激增。据行业统计,各大网络订餐平台完成一天订餐量需要4000万个餐盒(一年146亿个餐盒),快递行业一年需要120亿个塑料袋、247亿米的封箱胶带。

“当前对环境影响最大的是一次性的塑料袋和餐盒,每年的产量在200万吨。因为回收难度大,多数跟生活垃圾混在一起,一般直接焚烧或填埋,还有部分遗留在环境中,而传统塑料在自然环境中几乎很难降解。”中国塑料加工工业协会副理事长马占峰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2008年,中国颁布“禁塑令”,五年后的2013年,国家发改委曾对外透露,超市、商场的塑料购物袋使用量普遍减少了2/3以上,全国主要商品零售场所塑料购物袋使用量累计减少670亿个。但随着互联网订餐等新消费业态的发展,却使一次性塑料制品用量再次抬头,正挑战环境的承载力。

网上订餐和快递业使塑料使用量剧增

“中国的钢材产量已经超过了7亿吨,中国塑料的消费量是1亿吨。如果从体积上算,它们两个体积是等同的。”马占峰表示。

2017年初,世界经济论坛《新塑料经济学》报告称,在过去的半个世纪中,塑料的使用增加了二十倍,预计在未来20年将再次增加一倍。

如此多的塑料正在被使用,而人类对塑料的处理能力却捉襟见肘。

“塑料包装占到整个塑料市场的20%-30%,但包装使用的大部分一次性塑料制品是没有再回收利用的,尤其是塑料袋。因为回收难度大,再利用价值不大,一般随垃圾填埋了。快递塑料包装袋则基本不做回收处理,也是因为回收成本高,难回收再生,而且快递塑料袋多为添加废塑料制作而成,本身已经在循环使用,回收再生价值不大。”马占峰表示。

为了减缓白色垃圾的量,2007年12月31日,国务院办公厅下发了《关于限制生产销售使用塑料购物袋的通知》(简称“限塑令”),要求从2008年6月1日起,在全国范围内禁止生产、销售、使用厚度小于0.025毫米的塑料购物袋(以下简称超薄塑料购物袋)。

这道“限塑令”确实发挥了其应有的作用,发布五年后即让以线下消费为主的超市、商场的塑料购物袋使用量普遍减少了2/3以上。但是,随着新的线上消费业态的兴起,原有“限塑令”对互联网点餐、网购快递所用的塑料制品使用约束还缺乏有效的优化更新。

2017年年初,比达咨询(BigData-Research)发布报告显示,2016年国内外卖市场保持着快速增长的态势,整体交易额达1761.5亿元,较2015年全年382.1亿元增长361%。以快速兴起的互联网订餐为例,美团网的一位负责人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按照每个订单平均使用两个餐盒估计,目前国内互联网订餐平台一天使用的塑料餐盒量约达4000万个。

此外,随着快递业领域迅速的发展,其包装袋和胶带等塑料制品的使用,也在与日俱增。

据2016年《中国快递领域绿色包装发展现状及趋势报告》显示,我国快递业共消耗塑料袋约82.68亿个、胶带约169.85亿米、内部缓冲物约29.77亿个。另据最新估算,2016年快递行业会使用了120亿个塑料袋和247亿米封箱胶带。

“快递业使用的塑料袋,比商场购物塑料袋厚,也多数为再生塑料袋,已经没有回收的价值,只能直接当垃圾处理。”马占峰表示。

“由来源清楚、合理回收而来的再生料加工成塑料快递袋,本质是塑料的重复利用和减少使用,对环境有利,这个做法应当得到鼓励。使用后的快递袋应该做回收能量处理,如果条件不允许只能填埋处理。合理回收得到再生塑料对人体健康的负面影响也没有多大。因为作为垃圾被填埋了,不会影响水土,对自然界也不会对水土造成严重污染。如果不回收处理那就很难说。”马占峰表示。

塑料回收渠道不畅

塑料使用大量增加之后积累的处理的问题已经是全球都面临的挑战。上述《新塑料经济学》报告称,目前全球只有14%的塑料包装得到回收,加上处理中的损耗,最终被有效回收的只有10%。另外30%的塑料包装(按重量计算)的设计归宿就是填埋、焚烧或能量回收。

在国内,虽然透明聚丙烯塑料餐盒可以回收,但因为清洗麻烦,回收价值不大,回收企业的回收量也很少。有多家再生资源回收公司都表示,对外卖发泡餐盒、塑料袋和一次性筷子也不感兴趣,而这些垃圾没有专门机构回收,只能被当作生活垃圾处理掉。

中国塑协降解塑料专委会秘书长翁云宣介绍,目前按照餐盒的成分,主要分成2大类:一类是非降解的,主要是以PP、PS为主要原料,也有PP复合碳酸钙或滑石粉以及PS发泡的;另一类是降解材料,主要有淀粉基塑料与生物降解塑料制作。无论哪种餐盒,餐盒原料应符合GB4806.6食品安全标准,餐盒制品应符合GB4806.7标准,使用添加剂应符合GB9685标准。

“一次性塑料餐具材料来源和组成太复杂,不利于回收。同时中餐的特点是高温多油多酸,一次性塑料餐饮具回收清理的成本太高。而且一次性塑料餐饮具比较轻薄,回收利用价值太低。另外,很多一次性餐饮具的颜色和印刷,也是难以回收的原因。”常州龙骏天纯环保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支朝晖对第一财经表示,”碳酸钙含量过高,容易引起重金属和有害物质迁移问题。用食品级的碳酸钙,酌量使用,也没有问题。关键是现在很多一次性餐饮具缺乏有效监管,为了追求利润过量添加,导致问题出现。”

“我们基本不捡塑料袋,它们多数跟生活垃圾混在一起,很脏,没法捡。干净一点的透明塑料餐盒有时也拣,太脏的都不要了。主要是一些塑料瓶,不过很便宜,我们收的价格是1毛钱3个,卖的价格是1毛钱两个,根本不挣钱,所以遇到就收,不会特意去捡了。”某小区废品收购的工人表示。

北京盈创再生资源回收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刘学颂表示,目前中国没有一个完整的回收体系,回收还在靠拾荒大军。但是个体回收大军生存空间已经被极大压缩,如果未来回收队伍规模继续缩减,大量可再生资源将面临无人回收的境地。“目前最大的问题是回收没有形成一种网。大量低附加值回收物未能进入再生资源回收渠道,又被重新混入城市生活垃圾中。再生资源前端分流不足,使得垃圾清运减量成效降低。”

在回收渠道难以有效打通之外,塑料的回收成本也限制了企业的回收意愿。

“塑料只要一混入生活垃圾。再分拣资源化的成本就太高了,甚至超过做新的塑料。除非政府有补贴,要不没人愿意干。塑料的塑化也有二次污染,废水、废弃、废渣等,需要权衡。”北京环卫监测站一位专家表示。

华远再生物资回收中心的工作人员也明确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基本不收塑料,因为这个业务需要办理很多证件,包括环保证等,很难办下来。另外,即使业内有人收也是只是收已经粉成塑料颗粒的,大概300-400元一吨,然后回流到农村的一些黑作坊进行加工。

“有环保证的公司,可以收一次性塑料的制品,但是基本白送,大家都没有动力了。”上述华远再生物资回收中心的人表示。

塑料填埋和焚烧处理能力不足

有业内人士表示,理论上,塑料在不被污染的情况下,是可以被多次熔融再加工利用的。但在实际情况中,因为使用过程中受到污染等问题,要多次回收是比较难的。所以,更多的时候,往往是回收再利用一次后,就只能生产降级的产品,这些降级产品要再利用就会较难了。

而无望被回收的塑料最终只能被直接焚烧或者填埋。

该业内人士表示,从目前的处理方式来看,塑料有多少是被焚烧、填埋,有多少被释放到了垃圾体系外的自然环境中,目前还不清楚。卫生填埋和焚烧,是全球处理塑料的一种主要方式。但是遗憾的是,许多填埋还不能做到是卫生填埋。填埋要做到卫生填埋以及卫生焚烧的成本很高。

“规范的垃圾处理场进行焚烧和填埋不会存在很大问题,塑料在高于500度的焚烧状况下就成了灰,一方面减量,另外一方面彻底解决了污染物。但是很多填埋场没有焚烧的能力,而且很多的一次性塑料跟生活垃圾混在一起,很难分拣,只能做一下简单的焚烧,让风吹不起来塑料。这种不同塑料成分简单的混在一起焚烧,容易产生空气污染。如果是填埋,随着垃圾产生量的年年增加,大城市的各个大型垃圾填埋都在超负荷的进行运作了”,北京环卫监测站一位专家表示。

支朝晖还分析,塑料填埋的问题现在主要是体积问题,塑料垃圾由于比重小,体积大,所以在垃圾填埋时一般也会简单焚烧处理。在低温焚烧过程中,会产生大量的废气排放,甚至产生二恶英排放。

生物降解塑料走上前台

“要解决一次性塑料制品应用后对环境无害化处置,应确实扩大生物降解塑料的应用。”马占峰表示。

为了摸底中国一次性塑料的现状,5月6日,中国工程院重点咨询项目 “我国一次性塑料制品废弃物治理及生物降解塑料应用与发展现状”项目在南京启动,旨在为我国一次性塑料制品废弃物清洁利用方法的宏观决策提供战略性建议,预测未来生物降解塑料的发展趋势,提出生物降解塑料产业发展技术路线图和对策建议,为我国生物降解塑料科技和产业提供借鉴和建议。

“如果快递包装袋和胶粘带都使用生物降解塑料制作的话,可以说是其中一个解决方案。能够最大化的解决一次性塑料使用后造成的回收再生价值不高和不值得回收的问题。”马占峰表示。

快递业业务量最大的菜鸟网络,已经携全球32家物流合作伙伴启动了“绿动计划”,包括绿色包裹、绿色配送、绿色回收、绿色智能等具体行动,致力于打造多维度绿色物流,减少环境污染。但是困惑他们的仍是成本问题。

但菜鸟网络的相关负责人也分析,使用全生物降解的袋子生产成本较高。以最常用28*42cm全生物降解袋子为例,如果是百万级的采购量的话,每个袋子采购成本至少也要上涨0.5元;考虑到2015年快递行业83亿个塑料袋的体量,仅去年就要增加40多亿元成本,到2020年预估需要200亿元。

另外,即便使用了生物降解的塑料袋,还要提升产品环保标准。根据2005年11月出台的生物降解型塑料包装制品行业标准(HJ/T209-2005),塑料袋180天生物降解率大于等于15%就被认为合格,而这与国际欧盟和美国标准还有一定差距。

“关于全生物降解快递袋的国家标准的制定,目前正在进行中,会尽快推出。”一位参与标准制定的专家表示。

押金回收模式打通新回收渠道

考虑到互联网消费中多使用塑料产品的特点,塑料回收渠道也需要创新。

“饮料标准包装物作为一类典型的低附加值废弃物,体积占到了城市生活垃圾总量的30%-40%,其回收过程具有品类易识别、产生频次高、社会化归集成本高的特点。我们可以针对饮料标准包装物这一品类,利用‘互联网+’的新型回收平台,构建押金制回收体系,首先实现单一品类低附加值废弃物的高效安全回收,打开生活垃圾分类回收的突破口。”刘学颂表示。

“饮料标准包装物押金体系”实质是通过对饮料瓶收取押金的方式实现饮料瓶社会化归集和回收,从而达到促进垃圾分类、控制回收物流向、杜绝二次污染的目的。具体而言,就是消费者在购买饮料时需要支付一定金额的押金给渠道销售商,渠道销售商在采购饮料时需要将饮料瓶对应的押金支付给饮料生产企业。当消费者喝完饮料后,将饮料瓶送至自助饮料瓶回收机具或人工回收点时,押金清算中心会将饮料瓶的押金从该饮料生产企业的关联账户中扣除并退还给消费者。

“这套体系将在饮料标准包装物循环利用产业链条中替代‘个体游击大军’、‘小粉碎作坊’等非正规回收渠道的功能,确保再生资源回收流向的可管可控,进一步提升城市管理的正规化水平;饮料包装物押金制的实施,也将为目前普遍担忧的快递包装物的回收利用找到更好的可借鉴可执行的落地方案。”刘学颂表示。

在国内,押金制实施也曾有过成功案例。上海市在2000年就颁布实施了《一次性塑料饭盒管理暂行办法》,在一次性塑料饭盒回收过程中成功推行了押金制,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果。

国际上,押金体系也是各国政府推进垃圾强制分类的最有效的手段之一。目前,世界上已有40个国家和地区实施了押金制度,品类范围覆盖了饮料瓶、铅酸电池、汽车等。以饮料瓶为例,德国、瑞典、冰岛、芬兰、挪威、丹麦、爱沙尼亚、荷兰、克罗地亚、立陶宛等国家以及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意大利、西班牙、苏格兰的部分地区已实行饮料标准包装物的押金制度。

“引入押金返还制度,可以推动垃圾分类工作有效落实。针对低附加值可回收物的分类回收,目前国内部分城市地区制定了一些方法措施,例如建立基金发放补贴、处罚违规对象等,但在具体实施中,还需要继续探索解决产业链条补贴前置、处罚对象无法确定、回收物统计监管成本高、投入资金大等问题,以便在实践中落实好的政策。”刘学颂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