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不了解的“世遗”故事,属于云冈石窟的前世今生

今年7月25日,“泉州:宋元中国的世界海洋贸易中心”获准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这不仅让地大物博的中国,喜添第56个列入“世遗”的文化遗迹,也进一步巩固了我国位世遗名录第一的位置。

当然,值得欢庆的不止泉州人,在距离福建泉州2000多公里外的山西大同,享有中国“三大石窟”之一美誉的云冈石窟,正过着它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第20个周年纪念日。

虽说对于有着1500多岁“高龄”的云冈石窟而言,这样的纪念日有很多,但入选世遗,却让它从中华大地走上世界舞台,成为海内外都极富盛名的世界遗产。

这不,或许也是为这位“千岁老人”庆贺,修缮近9年时间的第11窟、第12窟、第13窟,相继为怀着虔诚和敬畏之心来此的游人开放。

其中,第12窟较为人所知,因为它还有另外两个响亮的名字——“音乐窟”和“佛籁窟”。

你所不了解的“世遗”故事,属于云冈石窟的前世今生

这座属于北魏孝文帝拓跋宏及其祖母冯太后临朝共掌朝政的时期,也是北魏政治稳定,经济强盛,文化呈现一派繁荣的时期,所建造的石窟,向世人所展现的,是一场美妙极致的宫廷盛宴,且伴随载歌载舞的音乐歌舞现场,令人叹为观止。

不仅如此,“音乐窟”内有着四组栩栩如生的乐伎,乐伎们手持乐器种类之多,不仅有中国民俗乐器筝、排箫、横笛、琴等,夜有龟兹的五弦、西亚波斯的竖箜篌、天竺的梵贝之类的外来乐器,可见北魏时期国力之强势,文化交融之广博。

走在洞窟里,你会清晰的感受到岁月停留的痕迹,加上伴行导游小哥的讲解,听着他如数家珍般将自己对云冈石窟的了解和热爱倾诉给我们,这让眼前本就壮观非常的石窟,又愈发生动起来。

随着他的描述,关于云冈石窟的前世今生,仿佛如同一张徐徐展开的画卷,浮现在我们眼前。

你所不了解的“世遗”故事,属于云冈石窟的前世今生

公元398年,北魏道武帝拓跋珪看上了坐拥灵山秀水的平城(即现今山西大同),并定都于此。当时的平城佛教之风盛行,加上拓跋珪对僧人礼遇有加,甚至在定都之后,就开始建造佛塔、佛寺。

拓跋珪之后,太武帝拓跋焘即位之初,还依旧遵循北魏开国礼佛的传统,还亲自参与浴佛。

你所不了解的“世遗”故事,属于云冈石窟的前世今生

然而,随着当时的僧人地位渐高,只要出家为僧,便可不必服役,甚至不用种田,这直接导致了民众大多自愿剃发为僧,征兵变得困难,再加上佛教日渐壮大,甚至一度影响帝权,以至于太武帝三次下达了针对沙门和佛教的诏书,以铁血手段,一点点抹去佛教在北魏的痕迹。

太武帝这次的行动,几乎是整个中华史中,对于佛教最大的一次毁灭行动,期间不仅有诸多寺庙、佛像、经书被毁坏,更有不少僧人遭遇生存危机。

在这场“人祸”中,不少僧人选择还俗来保全性命,但也有不少敢于以身护法的僧人,昙曜便是其中之一。

年少出家的昙曜,在这场浩劫中,不仅选择“护法”,更打算“誓欲守死”。后因太子拓跋晃再三劝阻,才怀揣复法的志向离开平城。

从公元445年,太武帝拓跋焘下诏针对佛教开始,一直到公元452年,拓跋焘驾崩,整整7年时间,所波及的佛门寺庙、经书、僧侣不计其数,令人生畏。

但灾难总将过去,于北魏、于佛门的新时代又将拉开序幕。

你所不了解的“世遗”故事,属于云冈石窟的前世今生

公元452年,在太武帝拓跋焘驾崩之后,几经朝局动荡的拓跋濬即位,史称文成帝。

或许是对爷爷拓跋焘一系针对佛门行为的感到不妥与不安,即位后的他,当即下令复兴佛教,并于公元453年,任昙曜禅师于大同修建寺庙,称为灵岩寺,也是今天广为人知的云冈石窟。

比较有意思的是,当时的拓跋濬并不认识昙曜,而两人相识的过程,变成后世流芳百世的典故事——《马识善人》。

你所不了解的“世遗”故事,属于云冈石窟的前世今生

据说在公元453年,文成帝拓跋濬东巡,路上遇见了从中山赶赴京都的高僧昙曜,却并没有认出对方,反倒是自己的御马,在见到高僧昙曜后,就张嘴衔住昙曜的衣服不走。

后来文成帝知道昙曜的佛法高深,便命对方为”沙门统”,主持全国佛教的管理工作。

公元460年,昙曜受委派,在平城武州山开山凿石,雕凿佛像。

或许是受太武帝时期毁坏佛像无数的影响,这次选择武州山壁来雕刻巨石佛像,多了一层不易被毁坏的含义。

而由昙曜主持修建的五座石窟,即现今云冈石窟第16窟至第20窟,不仅是属于云冈石窟的一期工程,也是后世著名的“昙曜五窟”。

你所不了解的“世遗”故事,属于云冈石窟的前世今生

而更深层的含义,是五个石窟里的五座巨大佛像,象征着北魏五朝的五位皇帝,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帝佛等身”,让当时的北魏百姓,拜佛,如同“面圣”一般。

从佛门被针对,到佛教复兴,再到昙曜五窟的出现,最后到我们眼前既宏伟壮丽,又意义深远的云冈石窟,千年的岁月不过弹指一瞬,而巨大庄重的佛像,和精湛的石雕技艺,却如同挣脱时间的枷锁,令后世的我们,恍若置身于那个佛教饱经风霜,却又重新焕发生机的时代。

你所不了解的“世遗”故事,属于云冈石窟的前世今生

现在,让我们将时间线从遥远的北魏,拉回到2021年的中国。

我们眼前的云冈石窟,已远不及当年修建之初的那般惊艳,却不失那份庄严与宏伟。

作为中华大地上,被时间遗留的一块瑰宝,现在的云冈石窟,不仅令国人感到骄傲自豪,更是举世皆为惊叹的历史文化遗迹。

而属于云冈石窟背后,那一段段你可能不知道的历史故事,假若你有一天来到云冈石窟,站在巨石佛像前,触摸那黄土石块交错的岩壁,听到那一段段或惊心动魄、或感人肺腑的故事时。

你所不了解的“世遗”故事,属于云冈石窟的前世今生

你一定会与我有一样的体会,也会对眼前千岁高龄的云冈石窟,保有一份敬畏。

那份敬畏是对千年前,不畏强权、立志复兴佛法的昙曜昙曜高僧的敬畏,也是对历经千年不灭,向世人传递一份感悟的佛像的敬畏。

除了敬畏,你可能还会有一份感动,一份为中国山河湖海、千年历史人文的感动。

此生无悔入华夏,山河皆有中华魂。

本文作者:平凡森林
责任编辑:李砍柴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