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传习录》上035

38《传习录》上035

【原文】

        澄问:“仁、义、礼、智之名,因已发而有?”

        曰:“然。”

        他日,澄曰:“恻隐、羞恶、辞让、是非,是性之表德邪?”

        曰:“仁、义、礼、智也是表德。性一而已。自其形体也,谓之天;主宰也,谓之帝;流行也,谓之命;赋于人也,谓之性;主于身也,谓之心。心之发也,遇父便谓之孝,遇君便谓之忠,自此以往,名至于无穷,只一性而已。”。 

        “犹人一而已,对父谓之子,对子谓之父,自此以往,至于无穷,只一人而已。人只要在性上用功,看得一性字分明,即万理灿然。”

【导读】

1、先生以仁义礼智等为表德,其本体根据只是一个性,名称不同,实质相同,如一个人在不同的时间地点,有父子兄弟朋友君臣的称呼或者叫标签,只是还只是这一个人。此说打通了天、帝、性、命、心,凝练了《中庸》之主旨。可谓拔云见日,本体灿然。

2、恻隐、羞恶、辞让、是非,是孟子的四端论,仁义礼智之四端。恻隐之心,仁之端也;羞恶之心,义之端也;辞让之心,礼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

3、修养进步,就是抓住自己的恻隐、羞恶、辞让、是非之心,将它扩充放大,从一件事扩充到全体。

4、仁义礼智,都是率性而为,是发挥放大了“恻隐之心、羞恶之心、辞让之心、是非之心”这样的本性初心。

【译文】

        陆澄问:“仁、义、礼、智的名称,是不是人的感情发出来以后才有的?”

        先生说:“是的。”

        过了几天,陆澄又问:“恻隐、羞恶、辞让、是非,这四种感情,是心性的别称吗?”

        先生说:“你说得对,仁义礼智也同样是心性的别名。心性只有一个,从它外在形式而言,叫做天;从它它主宰万事万物而言,叫做帝;从人的发展变化来看叫做命;这些付之于人,就叫性;从其主宰,支配人的身体而言,就叫心。”

        “这心之未发,叫作中,发见于父亲,就是孝;发见于君上,就是忠;以此推,名称无数,但也只是一个心性而已。”

        “就好比一个人,,对父亲来说是儿子,对于君上来说是臣下,以此类推,一个人的标签、称号也无穷尽,但也还只是这一个人。”

        “所以,人只需要在自己的心性上用功修养,一旦悟透心性、本性,那么一切道理就都明白了”

【浅谈】

1、喜怒哀乐未发是中,发了中节就是仁义礼智。在不同方面性的体现不同,同为一个心。性为心之体现。

2、从形式体现出来看,本心显现是天性,心之主宰显现叫天帝,在人生运势显现叫命运,主宰身体显现叫本心。

3、同一个心,遇见父母的显现叫孝顺;遇到国家、企业,显现出来叫忠信;名可名,非常名,遇见甲方显现出乙方,遇见咸鱼我又成卖家……以至于无穷的显现。

4、所以禅宗讲人有千百亿化身,人有种种标签、关系,且一直在不断地转化,名目无穷,而心只有一个。人只要在心性、本性上用功,即万理灿然。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