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平非道系,顽空亦复如是

观之又观

常清静经》心性修养的“为道日损”的主要途径是"观之又观"。

首先,《常清静经》观之又观的修养方法与重玄学相关。道教学者依据道祖"玄之又玄"的思想构建了独特的道教重玄学,主要用以阐释道教中的心性及修养等问题,使道教获得了相对更加精密严整的理论形态。对于《常清静经》的心性修养理论来说,杜光庭道长明确将其定义为"有无双遣"的重玄之理

其次,《常清静经》经文中一方面通过"内观其心,心无其心""外观其形,形无其形""远观其物,物无其物"之后达到"惟见于空"的境界,也就是将身内与身外有形无形的欲念遣除干净之后,达到内心虚灵澄明的状态,但是这不是完结,之后还要更进一步"观空亦空,空无所空""所空既无,无无亦无"就是连"观"都要遣去,剥落一切妄念,从根本上去除妄心——根植于心性深处的最难以遣除的欲念。

躺平非道系,顽空亦复如是
躺平非道系,顽空亦复如是

另一方面,《常清静经》观空遺欲还在于"忘"。观心无心,观形无形,观无无无,也体现了道教"物我两忘"的思想传统

忘是一种与道浑然一体的化境,也是一种修养的功夫。在《南华真经》中,也蕴含着这种思想,在《大宗师》中就有明确的层层剥落式的修养方法,从外天下,到外物,外生,到朝彻,见独的境界。"外"就是超越的意思,这也是一个无物,无形,无心,达至无无的过程,这也体现了"涂除玄览"的思想,通过清除心性表面的污渍恢复其本有的清静状态。

佛教思想不同的是,《常清静经》的"观"与"遣"不仅是功夫上的层层剥落,更包含道教修行时所处的目的与境界——本身就具有一种抽离超脱的观照状态,忘物我,外天地日月,以达到与道合真的目的

躺平非道系,顽空亦复如是
躺平非道系,顽空亦复如是

应物无伤,清静自然

虽然遣除欲望是《常清静经》中重要的心性修养方法,但是,遣欲并不是心性修养的终极目的。观之又观后,还要达到"真常应物,真常得性。常应常静,常清静矣"的境界。

"寂",也就是欲念遣除净尽之后,并不是一个一无所有的世界,而是达至"真静"的状态,呈现出来的是众生的清静之性。

躺平非道系,顽空亦复如是
躺平非道系,顽空亦复如是

真常,是无念无欲之后,与道合真的状态。应物,是万事万物都原原本本的呈现于清静之性中,与道合真并随机应化的状态。"常应常静,常清静",是《常清静经》所追求的天清地静,心静神清,人与清静大道感应相合的终极目的。

当我们以"真常"的境界去看待时:一方面人以清静之性观天地万物,天地万物都原原本本,活活泼泼呈现于清静自心之中;另一方面因了悟清静之道,故对于万物会顺其本性,成全而不掌控,应物无伤,合于"自然"。《常清静经》之"自然"之境就是缘依清静的大道和众生清静的本性,与天地宇宙沟通,参与到天地宇宙的生化流转之中去,使众生能明悟自身本具的道性,与道合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