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传习录》上021

24《传习录》上021

【原文】

        问:“圣人应变不穷,莫亦是预先讲求否?”

        先生曰:“如何讲求得许多?圣人之心如明镜。只是一个明,则随感而应,无物不照。”

        “未有已往之形尚在,未照之形先具者,若后世所讲,却是如此,是以与圣人之学大背。”

        “周公制礼作乐,以文天下,皆圣人所能为,尧舜何不尽为之,而待于周公?”

        “孔子删述《六经》以诏万世,亦圣人所能为,周公何不先为之,而有待于孔子?是知圣人遇此时,方有此事。”

        “只怕镜不明,不怕物来不能照。讲求事变,亦是照时事。然学者却须先有个明的工夫。学者惟患此心之未能明,不患事变之不能尽。”

        曰:“然则所谓‘冲漠无朕,而万象森然已具’者,其言何如?”

        曰:“是说本自好,只不善看,亦便有病痛。”

【注释】

        总觉的佛祖,圣人真了不起,好像什么事都预先知道一样。其实并没有事先研究过,只是心如明镜,如如不动,别无其他。随感而应,无物不照。

【译文】

        陆澄问:“圣人随机应变以至于无穷,莫非是事先都研究过?”

        先生说:“哪里能够预先研究那么多事?圣人之心,就像一面明镜,只是一个‘明’字。因为这镜子明亮,事物出现,就有映照,就知道该怎么办。那东西没来,就没有映照。”

        “镜子过去所照的东西不会留在镜子里,没有发生的事情也不会在镜子里预先有影像,这是后世儒者的说法,和圣人之学相悖。”

        先生接着说:“周公制定礼乐以教化世人,这是任何一个圣人都能做到的事。尧舜为什么不先把这事完成,还留给周公呢?孔子删述六经,以诏明万世,这事周公也能办,他为什么要把这工作留给孔子呢?因为圣人遇到那时代,才有那事务。”

        “人只怕自己的镜子不明亮,不怕没有事物来照。讲求事物的变化,也只是擦亮自己的镜子,用自己的镜子去照。学者只须学个心如明镜的功夫,而不必担心时事的变化无法穷尽。”

        陆澄又问:“老师说未来的事,来了才晓得。但是程颐先生说:‘天地浑然未分的时候,万事万物的理就已经齐备在其中了。’这句话又怎么讲呢?”

        先生说:“这句话本身是很好的,只是你不正确的去理解,就又犯病了。”

【浅谈】

1、其实,不光是圣人于万事没有预案,什么事发生了只是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不可能都演习过,才会做。事情不断在发生变化,千万不可执着于过去不放。

2、陆九渊说:“我在那无事时,只是一个无知无能的人。而一旦到那有事时,我便是一个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人。”圣人遇此时方有此事。

3、今天只要不断去努力提高自己的能力,让自己心如明镜,那事情来了,你自然就会。孔子亦说过“不患人之不己知 患不知人也”。怕就怕自己的镜子明不明,事情总不断在变,新的事物层出不穷,讲求事变,照时事,有没有这点本事才重要。

4、先讲一下程朱理学,再往下讲程颐子的这句。程颐弟,开创理学(程颢哥开创心学)。理,约相当于柏拉图的理念学说,同样的气(细胞)一样,积聚成了花还是树叶,其理(可道、定理)不同。

5、即使树叶花不在了,其理依然在,早于它们存在。如此,西方的科学由此诞生。如万有引力定律,即使苹果和地球消失,此定律依然在。

6、理亦无形无状,无始无终。花之理不是花,亦不香,只有聚气而成才是花;马之理不像马,共相无象,是理,这是程朱理学的出发点。

7、“沖漠无朕,万象森然具备”在宇宙还是一片混沌之时,万事万物的理已经在冥冥之中存在了。沖漠,一片的浑然;无朕,同无眹,没有迹象或先兆。

8、此句如果理解为一切都先有一个理在,便与先生的话矛盾;如果把“沖漠无朕”理解成心,心即理,心如镜是照的时候才是镜,其他时候空空的,无形无状,这便是儒家的惠能——阳明先生在说话。

9、如《坛经·机缘品》讲“即心即佛”,

学佛(觉)不向外求,自本心起来即佛。前念不生即心,不生即不住,过去的过去了,不要抓住不放;后念不灭即佛,后念不会没有,仍然能够升起。灭,寂灭。

10、成佛不是寂灭,是动态的平静。佛性是活泼泼的心。心即佛,不生不灭(不住不寂)、活活泼泼。阳明此处讲形,惠能讲念,意思都一样。

11、人不是在预知中走向未来,而是在希望和恐惧的并存中走向明天。未来不是知识与科学研究的对象,不可能未照之形先具!而是哲学研究的基础。遇此时,方有此事,我们惟患己心之不明,不必患事变之不能尽。

12、禅宗和心学一样,都是在修般若法门,摩诃般若波罗蜜多,摩诃,大(空,不空如何大?)这是修养第一步,先放空自己。否则,成见在心,便不空,不空如何大?

13、做决定不是凭经验知识,而是智慧。不把经验知识在做决定时彻底放下,如何生慧?为道日损,领会道,是智慧,第一步是损,减少太多经验知识对心的遮蔽。

14、第二步是大,不可执着于损,即空掉。要包容万象,首先反省,除垃圾,打扫干净,空,让心如明镜;其二扩大自己的心胸、容万物。

15、一切万法(事情)不离自性,万事万物的大道理,我们的心本已具备,心即理,天理本在心里,无心外之理,但具体事物之理我们不具备。但无论什么新鲜事,从大道而言,并不新,所以圣人才能以不变应万变。不变者,天理大道也;变者,事情小道也。

16、因为人有此心,方有此宇宙万有,此世间。这才是中国人的讲学,当年的岳麓书院、白鹿书院,门前水池都被马饮干,中国人讲学一直是面向大众,今天的复旦、北大依旧如此,对自己感兴趣的课,周围的小商铺早早打烊,占坐位,这就对了!

17、西方的科学家大多晩年归于宗教,因为此心不能在西方哲学和科学中安驻,更证明心要有归宿。当然中国人归于家族传承,归于道,我们无须再来一个外面的宗教来安放自己的无限心。因为无限心无法安住在知识等现实世界。18、出世、超越现实,其路有三,哲学、宗教、艺术。佛是已经觉悟的众生,众生是未觉之佛,佛祖是人不是宗教,在民间信仰中取得了宗教的形式,那是后话。

19、西方人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傲曼,即欧洲中心主义(黑格尔语:“严格来说,只有古希腊才有真正的哲学”)符合我的叫哲学,不符合的叫邪教!这与中国哲学完全是高下之分。比如《论语》当然是哲学,只是黑格尔层次太低,看不懂罢了。

29、中国人是人类命运共同体,包容一切,如果今天惠能大师重生,也不会反对其弟子信天主。虽然禅宗最根本,直指人心,最简易,但不妨碍别人也下功夫了,虽然复杂,最终也是要走向觉悟。

21、以经解经,与62、146、167、171章互参。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