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境知杀——苏东坡的护理故事

元丰二年,因与实行新政改的王安石政见不合,苏东坡写诗调侃政事,引发“五台诗案”而入狱。 狱中的苏东坡,第一次尝到了被囚禁、生死不由自主的屈辱。 在写给弟弟苏澈的一首诗中,他将自己的处境与送汤的鸡相提并论,自夸“梦境如鹿,魂飞如汤,人生如鸡”。 .” 这一次入狱,苏东坡的气质大变。 他后来回忆说:“自从入狱以来,他想到了自己的痛苦。 可怕的苦难,然后被杀死。”经历了世间的波折,尝过世间的苦难,人们才能睁开眼睛看到别人。因为我已经尝到了岌岌可危的恐惧,我可以“拉自己,万事万物”,明白众生贪生怕死。从此,贪爱大爱的苏东坡不仅不再自杀,还写诗散文,勉励亲友不杀生。 .

出狱第二年,苏东坡被贬到黄州,多次与好友陈继昌会面。 诗云:

我哀悼篮子里的蛤蜊,闭上嘴保护剩下的汁液;

再次哀悼网里的鱼,吐得微湿。

为什么我会有太多的绞痛?

遇到魏汉文,我最着急的劝说这个,

无陆怀神,蒸锅如蒸鸭;

所有的乘客都可以忍受笑,他们会表达自己的力量。

没看到王无子。

丽丽里有清蒸海豚,有些是乳白色的。

陆公信谦虚而颓废;

乌子虽然奢华,但不死神已经落泪了。

万金碧先生,保护这缺蚂蚁;

一年如梦,百岁真的是一闪而过。

君吾废此文,颜氏编杜记。

人生磨练智慧之眼和仁心。 诗意的身体观察细微差别。 眼看着篮子里的蛤蜊和网里的鱼都绝望了,他们还在挣扎着,嘴里的残汁互相挤压,为了继续他们的生活。 苏东坡怜惜这样顽强的求生意志,不忍心为自己的胃口撕碎活物。 他比较了古人陆怀神和王无子的典故,劝他的朋友效法圣人,爱护众生。 据苏东坡自己的记载,自此以后,“姬长子不再杀人,但奇廷人多,不吃肉的人也有。”

苏东坡既不是生来就行善的圣人,也不是从此顿悟的圣人。 他的戒杀之旅,应该被看作是与自己的人性不断斗争的过程。 在这个过程中,他坦然面对自己,时不时地注视着自己,痛恨自己不能彻底断肉,吃“自死肉”来解馋。 也正是因为人的欲望是那么难对付,他的保命之旅才值得尊重。

在东坡的诗中,处处可见他不断增长的慈悲心。 诗人在《守钱塘杀鹅》中描写自己夜里路过钱塘屠宰场,“大雁全角,声震路,若有怨言”,只觉“可怜”。他的心,但他无法帮助,多年后。 这些哭泣的声音仍然“与心交流”。 在《画鱼之歌》中,他用长刀“搅水寻鱼”给人,使“一刀鱼百鱼惊”的局面不绝于耳。 他注重生活的点点滴滴,“常为老鼠留粮,不为飞蛾点灯”,把别人送回家的蛤蜊和螃蟹还给江湖。 担心一旦西湖拥堵,“龙鱼龟都出事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