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子张篇16、17、18、19

曾子曰:“堂堂乎张也,难与并为仁矣。”

继子游之后曾子也给了子张类似的评价,他说子张为人堂堂正正,但是你却很难与他共同追求仁。

意思还是说子张对人过于严苛,人至察则无徒。

曾子曰:“吾闻诸夫子,人未有自致者也,必也亲丧乎!”

曾子说我曾听老师说,人不会轻易表露内心,如果有那一定是在父母的丧礼上。

父母从我们出生就一直陪伴着我们,知道他们离开为止是与我们相处最久的亲人,养育之恩,骨肉亲情,离别时的想念是难以控制的。

我们要如何对待父母?

想一想有朝一日在父母的丧礼上自己会有那些悔不当初,然后你就直到应该如何对待父母了。

曾子曰:“吾闻诸夫子,孟庄子之孝也,其他可能也;其不改父之臣与父之政,是难能也。”

曾子说我听老师说,孟庄子的孝其他方面别人也能做到,但在他沿用父亲的旧臣、延续父亲施政理念方面别人是很难做到的。

这句话是“三年无改于父之道”的一个例子,孟献子生前节俭,时人称贤,重振了孟孙氏家业。他的儿子孟庄子可以说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但即便如此他仍然继承了父亲主张节用重视生产的方针,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所以孔子称赞他做到了孝。

孟氏使阳肤为士师,问于曾子。曾子曰:“上失其道,民散久矣。如得其情,则哀矜而勿喜!”

这里的孟氏应该就是上面说到的孟庄子,他举荐曾子的弟子阳肤为士师,是长官刑狱的官,隶属于司寇,阳肤上任前来征求曾子的建议。

曾子说现在国家政治昏暗已经很久了,你审案要抱着一颗同情心去审,而不要因为抓到了犯人而沾沾自喜,因为他们很可能是走投无路才犯法的。

孔子主张仁政,认为法是社会的底线,但是治理国家绝不能以让人民不突破底线为目标,所谓求乎上者得乎中,以不犯法为目标的话那一定是难以阻止人们犯法。

那要如何才能阻止人们犯法呢?

让他们丰衣足食、知书达理,吃得饱穿得暖有学上谁还会铤而走险的犯法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