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子张篇4、5、6、7

下面这四句是子夏谈学习。

子夏曰:“虽小道必有可观者焉,致远恐泥,是以君子不为也。”

子夏说虽然那些日常琐碎工作中也有很多技巧,但如果想要走得远恐怕会受到拘泥,所以君子不会去钻研他们,这是对孔子那句“君子不器”的扩展。

好比做保洁,做得好与不好也会有天壤之别,这里面一定是有很多技巧在的,但是如果一个人每天做八小时保洁,学到的保洁技巧再多对做人又能有什么帮助呢?所以想要学习做人就不要把自己困死在一个小的领域,要在更广阔的领域获取极致体验才行。

子夏曰:“日知其所亡,月无忘其所能,可谓好学也已矣。”

子夏说每天能够知道以前不知道的,每个月不忘掉这个月学到的,这样就可以称为好学了。

咱们每天都可以静下心来问问自己,今天学到了什么新东西吗?这个月学到的新东西还记得吗?然后会发现,原来好学是一件这么难的事啊。

子夏曰:“博学而笃志,切问而近思,仁在其中矣。”

子夏说如何才能达到仁呢?要广泛的学习并坚定的追求使命,深刻的追问自己,并对身边发生的所有事刨根问底,经历了足够磨练便可以达到“仁”的标准了。

这里面提出了一个重要概念叫“切问而近思”,问什么呢?就是我们之前反复强调的是什么、为什么、如何做三个问题,每一个问题都会有很多层,所谓“切问”就是不断地追问,知道碰到混沌系统的边界追无可追为止。

而如何发现问题呢?靠的是“近思”,要对身边发生的每一件事进行刨根问底的思考,唯有如此才算是一个清醒的人,而只有清醒的人才真正可以算作人。

这些话不是高标准严要求,而是最基本的要求,你不要怀疑能不能做到,做学问的人是人人都要做到的。

子夏曰:“百工居肆以成其事,君子学以致其道。”

子夏说工匠们在各自的作坊里劳动完成他们的制作,君子则通过学习去追去道。

所以君子学习就应该像工匠制作产品一样一丝不苟,因为失之毫厘,谬以千里,所以学习没有“将就”,最追逐使命的道路上要反复打磨自己的价值观,唯有如此才能构建起自洽、完备、宏大的价值观。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