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传习录》上013

15《传习录》上013

【原文】

        爱曰:“先儒论《六经》,以《春秋》为史。史专记事,恐与《五经》事体终或稍异。”

        先生曰:“以事言谓之史,以道言谓之经。事即道,道即事。《春秋》亦经,《五经》亦史。《易》是包牺氏之史,《书》是尧、舜以下史,《礼》《乐》是三代史。其事同,其道同,安有所谓异?”

【注释】

1、包牺氏,即伏羲,画八卦。

2、三代史,《尚书》、《礼经》、《乐经》,记夏、商、周三代事。

3、先儒,朱子,《传习录》的习惯,见先儒皆是程朱。

4、史,史书,以记事为主。

5、事体,体、体用之体,专门论道,讲哲学。

6、事言,说道理

【大意】

        徐爱问:“先儒说到‘六经’,认为《春秋》是史书,史书是记事的,恐怕和其他‘五经’题材体例不同吧?”

        先生回答说:“从记事的角度来说就是史,从论道的角度来说就是经。事就是道,道就是事。”

        “所以《春秋》也是经,要说它是史书,其他几本经书也都是史书。《易经》是伏羲时的史书,《尚书》是尧舜以后的史书,《礼经》《乐经》是夏商周三代的史书。同样都是记载那些事,都是为了承载那些道,怎么会有所谓的区别呢?”

【浅见】

1、“经史子集”,所谓《四库全书》,就是“经史子集”这四类,是对中国古籍的标准分类。经,是讲义理的;史,是历史;子,是诸子百家;集,是诗词歌赋小说等的文学作品。

2、“六经”是指《诗经》《尚书》《礼经》《易经》《乐经》《春秋》。现在我们说“四书五经”,是因为其中《乐经》已失传,所以只剩下“五经”。

3、徐爱说的“五经”,指除了《春秋》之外的《诗》《书》《礼》《乐》《易》这五经。认为《春秋》是史书,似乎不应该列在“经部”,而应该列在“史部”。如此说,《诗经》恐怕也不能列在“经部”,而要列到“集部”去了,因为它是一部诗集!

4、《春秋》是经还是史,实际上徐爱之前问老师的问题中已经有了答案,就是在讨论《春秋》和《左传》的时候。既然“伊川亦云:《传》是案,《经》是断”,那当然《春秋》是经,《左传》则更接近于史。但在经史子集的分类里面,《左传》也在经部。

5、本章又是先生与朱子观点不一,朱子把《春秋》从《六经》中移出,认为是史,其余才是经。先生认为不对,事即道,道即事。《六经》皆史,未尝离事(史)(人民生活)而言道。专业化的区分反而割裂学问,如今天所言要越界融合

6、中国自古文、史、哲不分家。史书也是哲学,《史记》论道,又是史书。一部《庄子》生动形象、宏大境界、叙事洋洋洒洒,在比喻中论道。

7、西方是专业化,专门离事言道。中国人必须打比方,举例(事)说明,国人才能明白,这是中国人的传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