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经》帛书版第三十六章:道德经为什么会被解读成阴谋论?

帛书版:

将欲翕之,必固张之。将欲弱之,必固强之。将欲去之,必固举之①。将欲夺之,必固予之。是谓微明。柔弱胜强。鱼不可脱于渊,邦利器不可以示人。

传世版:

将欲歙之,必固张之;将欲弱之,必固强之;将欲废之,必固兴之;将欲夺之,必固与之,是谓微明。柔弱胜刚强。鱼不可脱于渊,国之利器不可以示人。

版本差异:

① 将欲去之,必固举之:传世版改成了“将欲废之,必固兴之”。帛书“举”字原本是“与”,按高明所说,“举”和“与”二字通用,比如古文中“选贤与能”实为“选贤举能”。又“与”字繁体“與”和“兴”字繁体“興”字体相近,后人误作“兴”,又“去”、“兴”二字义不相反,所以改“去”为“废”字,成“将欲废之,必固兴之”,其实并非老子原文。

直译:

将要收拢的,必然是它原本已经得到了扩张。将要削弱的,必然是它原本已经得到了加强。将要去除的,必然是它原本已经得到了推举。将要剥夺的,必然是它原本已经得到了给予。这是很容易被忽视的道理。持守柔弱,更好过逞刚强。大鱼不能脱离深渊,国家的利器,不能随意示人逞威。


《道德经》帛书版第三十六章:道德经为什么会被解读成阴谋论?

解读:

“将欲翕之,必固张之。”“翕”是“合拢、收敛”的意思,“张”是“扩张、放开”的意思,“固”是“原来、本来”的意思。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将要收拢的,必然是它原本已经得到了扩张。

“将欲弱之,必固强之。”将要削弱的,必然是它原本已经得到了加强。

“将欲去之,必固举之。”将要去除的,必然是它原本已经得到了推举。

“将欲夺之,必固予之。”将要剥夺的,必然是它原本已经得到了给予。

很多人把这部分内容解读成了阴谋论,尤其是韩非子,他在《喻老》篇中说“越王入宦于吴,而观之伐齐以弊吴。吴兵既胜齐人于艾陵,张之于江、济,强之于黄池,故可制于五湖。故曰:将欲翕之,必固张之;将欲弱之,必固强之。”

他以吴越争霸的历史来做说明,越国当初败给吴国之后,越王勾践作为战俘,来到吴国服侍吴王夫差三年。为了削弱吴国军力,勾践鼓动夫差早日伐齐,于是吴军在艾陵战胜了齐军,势力扩张到长江、济水流域,又在黄池盟会上扬威。由于长期出兵在外张扬逞强,久战力衰,所以才会在太湖地区被越国打败。这就是“将欲翕之,必固张之。将欲弱之,必固强之。”

他又列举了“假道伐虢”和“知伯送钟伐仇由”的例子,“晋献公将欲袭虞,遗之以璧马;知伯将袭仇由,遗之以广车。故曰:将欲取之,必固与之。”


《道德经》帛书版第三十六章:道德经为什么会被解读成阴谋论?

晋献公向虞国借道讨伐虢国,就赠送虞国国君美玉宝马,结果灭掉虢国之后,回来顺手又把虞国给灭了,美玉宝马又重新回到了自己手中。

知伯想要讨伐仇由但是道路难行,就铸了一个大钟送给仇由国君。仇由国君非常高兴,只是这座大钟大到要两辆大车并排才能装载起运。仇由国君当即命人凿山填沟,铺路架桥,要现修一条大道来迎纳大钟。于是知伯的军队很顺利就到达了仇由,仇由就此灭亡了。

越王勾践只是鼓动口舌就能让吴国自耗国力进而灭亡,晋献公和知伯只是用贵重的礼物做饵,很顺利地灭了别人的国,所以韩非子用“起事于无形,而要大功于天下”来解释“微明”。

韩非子的解读听起来很有道理,可是也开了一个不好的头,让后人用“阴谋论”的视角去解读《道德经》,把煌煌正道给读成了邪僻小道。更有人进一步发挥,把“道”与“阴”联系在一起,与“贼”、“盗”、“奸”、“害”等字眼相勾联,朱熹就称:“老子心最毒,其所以不与人争者,乃所以深争之也,其设心措意都是如此”,“老氏之学最忍,它闲时似个虚无卑弱底人,莫教紧要处发出来,更教你枝梧不住。”

这也是为什么老子说:“吾言甚易知也,甚易行也。而人莫之能知也,而莫之能行也。”人常怀有为之心,以智巧为能,也就读不了《道德经》,因为很容易走偏。老子说“大道甚夷,民甚好径”,十分贴切。


《道德经》帛书版第三十六章:道德经为什么会被解读成阴谋论?

其实道家忌讳阴谋,即使运用道,也是“坦而善谋”、“谋于未兆”,是堂堂正正地顺应规律行事。汉朝开国功臣陈平就说:“我多阴谋,是道家之所禁”。所以用阴谋论去解《道德经》,只能说得其绪余而失其要旨。

“是谓微明”。“视之而弗见,名之曰微”,“微明”也就是视之不见的“明”,被众人所忽视的“明”。在一翕一张之中,一弱一强之中,一去一举之中,一夺一予之中,有“道”,但是却很容易被人忽略。因为人们普遍追求的是张扬、强盛、推举、得到,却不知这些都是祸患来临的征兆。

老子在第九章中说:“持而盈之,不若其已。揣而锐之,不可长保也。金玉盈室,莫之守也。贵富而骄,自遗咎也。”都是在讲张扬逞强会给自身带来祸患,但是世人却意识不到这个道理。所以“柔弱胜强”,持柔处下,更好过逞强居上。

“鱼不可脱于渊,邦利器不可以示人。”就像大鱼一样,只有在低下的深渊之中才能得到成长,而脱离了深渊,也就只能成为渔夫的猎物了。国家的利器,要在昧暗不可测知的领域中藏养,这样才能不断发展壮大。而随意动用,示人逞威,也就不复为利器了,必遭残损。

道家大师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