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蓬莱阁传说 | 蓬莱阁旁! | 神话故事!首页
  2. 民间故事

汪德臣的钓鱼城之战

公元十三世纪初年,原来隶属于金朝的蒙古族,在其首领成吉思的领导下,统一了蒙古各部,建立了蒙古汗国。蒙古汗国在向南扩展的过程中,于公元1227年灭西夏,公元1234年灭金,侵占了中原地区,遂形成南宋与蒙古对峙的局面。宋蒙之间展开了长期的战争。

公元十三世纪初年,原来隶属于金朝的蒙古族,在其首领成吉思的领导下,统一了蒙古各部,建立了蒙古汗国。蒙古汗国在向南扩展的过程中,于公元1227年灭西夏,公元1234年灭金,侵占了中原地区,遂形成南宋与蒙古对峙的局面。宋蒙之间展开了长期的战争。

南宋理宗(赵昀)宝祐六年(公元1258年)二月,蒙古大汗蒙哥下令,分兵三路大举伐宋。中路由皇弟忽必烈率领攻打鄂州(今湖北武昌);东路由塔察儿率领进攻荆山(今安徽怀远),又令大将兀良合台由交(今越南)、广(今广西)领兵北上;西路由蒙哥亲率主力,进攻四川。当时,蒙哥的计划是,攻占四川后,三路合师鄂州(今湖北武昌),再攻取南宋京城临安〔今浙江杭州)。

宝祐七年(公元1259年)二月,蒙古军攻至合州钓鱼城(今四川合川城东北)城下,蒙哥亲自督师,四面围攻。王坚不因敌人的强大而畏缩,不因敌人的诱降而动摇,他领导全城军民,凭借钓鱼城的天险地形,英勇抗击,粉碎了蒙古军的进攻。蒙古军的前锋汪德臣在王坚猛发炮反击下受伤而死,蒙哥本人也受伤,死于军中,蒙古军不得不北撤。钓鱼城抗蒙的胜利,扭转了整个战局,垂死的南宋王朝得以度过危机,汉族人民暂免遭受蒙古统治者的蹂躏、奴役。为此,合州军民在钓鱼山的峭壁上,刊刻巨大的碑文,文中用?坚以鱼城一柱支半壁?的话来颂扬王坚的这次战功,书写了民族历史上光荣的一页。

王坚原是兴元人民抗蒙爱国武装中的一员将领,兴元人民武装接受了南宋将领余阶的领导以后,王坚被宋封为武功大夫。理宗淳祐十年(公元1250年),余玠率领他们收复兴元(今陕西南郑),奏明王坚的功绩,被任为遥郡团练使。理宗宝祐元年(公元1253年),余玠暴死,派王坚担任合州(钓鱼城)知州,第二年任兴元都统知合州。

钓鱼城在今四川合川城东北的钓鱼山上。钓鱼山虽然不很高,但非常陡峭,拔地而起,屹立在嘉陵江北岸。从北向西看去,嘉陵江与渠江在它的北面不远处汇合,环绕着钓鱼城向西流,流到合川城,嘉陵江又与涪江汇合,合抱着它折向东流,把地面环绕成一个龟头形的半岛,北、西、南三面临水。钓鱼城就是这个半岛上最高的地方,它居高临下,控制三江。它的周围又有云门山、虎顶山、马骔山、石子山、炮台山、南渠口、三江口、鸡爪滩、平阳滩等险要为屏障,就古代战争的情况来看,实为兵家必争的地方。

钓鱼城不仅有上述优越的地理条件,而且从淳祐二年(公元1242年)开始筑城起,就进行了一番苦心的经营。钓鱼城共有城门九座:护国、青华、镇西、东新、出奇、奇胜、小东、始关、水洞。城垣最高的地方达二十初。又在城外两崖对峙的中间筑一字城以为屏障。城内引天涧沟水为池,周围一百多步,名为天池。泉水汪汪,天早都不干涸。又开小池十三所,井九十二口。因此,对城内居民的饮水和灌溉供应都有了切实的保证。

王坚到钓鱼城,发动州所属石照、铜梁、巴川、汉初、赤水五县的人民加固和增修钓鱼山城,使钓鱼城更加坚固;同时减化行政,节省军费开支,以减轻人民的负担;给人民以土地,鼓舞他们进行农业生产;并号召被蒙古军侵扰的各地人民到钓鱼城来重建家园,故秦(今甘肃天水)、巩(今甘肃陇西)、利(今四川广元)、洒(今陕西略阳)的人民都纷纷迁到钓鱼城来,使得钓鱼城成了十余万人的城镇。因此,王坚的钓鱼城能坚守力战。

宋宝祐二年(公元1254年)正月,蒙古侵广安军(今四川广安北)到合州境,被王坚率领的军民打退。这是王坚和钓鱼城人民给蒙古军的第一次打击。

宝祐四年(公元1256年),蒙哥命大将兀良合台打通到四川的道路。

宝祐五年(公元1257年)四月,蒙古军攻陷苦竹隘,进窥剑门(今四川剑阁北),准备营筑堡垒,由于南宋军民的严密防守,没有成功。

宝祐六年(公元1258年)二月,蒙古军大举侵宋,大汗蒙哥自率精兵四万,号称十万,自六盘山(今甘肃固原)分三路进攻四川。一路是木哥自洋州(今陕西洋县)直捣巴州(今四川巴中)米仓关;一路是索里察自渔关入河州(今陕西河县);蒙哥亲自从陇州(今陕西陇县)入大散关(今陕西宝鸡西南)这一路攻陷了利州(今四川广元)、隆州(今四川仁寿)、顺庆。间州(今四川间中)、蓬州(今四川仪陇东南)、广安军(今四川广安北)的宋将无耻地投降。于是,逼近钓鱼城的蒙哥,不可一世,以为王坚慑于他的威力,是会不战而降的,就派降将晋国宝到钓鱼城来招谕王坚投降。谁知他的估计完全错了。

王坚不仅不降,并捉下晋国宝,宣布他投降叛国的罪行,在练兵场当众正法。蒙哥听到王坚拒降,杀死晋国宝,大怒,遂于宝祐七年(公元1259年)二月三日,亲率大军进围钓鱼城。蒙哥督领诸军渡鸡爪滩到石子山,督战城下。

从二月七日到三月底,先后攻一字城、镇西门小堡、东新门、奇胜门、护国门等处,都被钓鱼城军民击退。四月三日到二十二日,连续二十天大雷雨,蒙古军暂时停止进攻,雷雨一停,蒙哥又下令攻护国门,二十四日夜间曾经一度攻入外城。王坚不仅领导军民严密防守,还利用夜晚开城门突击蒙军,因而迫使蒙哥命令郑温率军四千在钓鱼山周围专事巡逻,不然晚上睡觉也不得安枕。五月,战争在钓鱼城仍继续进行。但蒙古军来自北方沙漠地带,对南方气候不适应,加以经过一场大雨,接着而来的是酷热,痢疾流行,蒙古军士气低落,战斗力大大减低。

相反,钓鱼城的军民经过几个月的战斗,加以王坚等领导有方,军民的斗志更加昂扬,将领能够在城上?张盖而坐?,从容指挥了。在一次激烈的战斗中,蒙古军将领董文蔚等轮流向钓鱼城进攻,结果云梯被城上守御的军民用飞石打坏,兵将被飞石打死打伤,只好退还。董文蔚的侄儿董士元刚从邓州率领生力军赶到,请求代替董文蔚继续进攻,亲率精锐,登山力战,结果仍然纷纷败退,董士元几乎送掉性命。坚守数月的钓鱼城,给抗击蒙古军的南宋军民以极大的鼓舞,理宗也承认:?王坚婴城固守,百战弥厉,连远在临安的宋节义为蜀列城之冠?。

五月下旬,宋将向士壁趁着顺风,攻破涪州(今四川涪陵)蔺市的浮桥,冲破来阿八赤夹江为营、长数十里的封锁,六月初,四川制置使吕文德自重庆率战船千余艘,沿嘉陵江而上,往救钓鱼城,为蒙古史天泽所败。蒙古军打败了昌文德的援军,又耀武扬威地向钓鱼城进攻。六月五日,蒙古军的前锋大将汪德臣夜选精兵登外城仰攻,王坚率兵迎战,汪德臣不得进,就想采用动摇军民的分化政策,遂单骑向城内喊叫:?吕文德的援军已被我们打败了,钓鱼城早晚是保不住的,你们应该趁早投降,我保一城军民不死,不要跟王坚顽抗找死?!话声未完,城上一阵飞石如雨打来,汪德臣被飞石打中,恰好天下大雨,王坚率领军民出城追击,汪德臣赶紧逃回营中,不久就死了。

在攻城中,蒙哥损兵折将,仍攻不下钓鱼城,他想知道城内是何光景,命令士兵在西门外筑台建楼,楼上竖起桅竿,_上有飞车,准备把人送上去,窥探城内虚实。王坚在城内看见,知道是敌人想观察虚实,命人驾好炮位等着。这天见飞车刚升起,还没有来得及看清城内,钓鱼城军民连用炮打,飞箭巨石如同雨下,桅竿被打断,飞车内的士兵被抛到百步以外摔死了。

蒙哥这时正领兵驻在台上督战,被炮火打伤(一说中了飞石)。王坚要人在天池中捞起三十斤重的活鱼两尾,做好几百个面饼,派人送到蒙古军营中去,并附上一信,告诉蒙古统治者说:?你们北兵可以烹调鲜鱼,吃食面饼,再有十年,也不能攻破此城?。蒙哥见鲜鱼和面饼,知道城内饮水和粮食都很充足,又看到王坚的书信,知道钓鱼城军民战守的意志很坚强,急切不能攻下,自己又身负重伤,将士因伤病而死者也不少,只好退兵。蒙古军退到愁军山时,蒙哥的伤势沉重起来,及至经过金剑山温汤峡时,就因伤致死了。蒙古军为了报复蒙哥在钓鱼城被打死,在运丧北去的途中,见人就杀,沿途遭到杀害的无辜人民竟达两万人之多。

由于蒙古主力军被阻于钓鱼城,致使不能互相呼应,不能达到三路会师鄂州的计划。蒙哥受伤身死,蒙古攻蜀军撤退,内部发生了王位争夺问题。忽必烈急欲北归,争夺王位,遂接受了贾似道的求和,于是进攻南宋的各路蒙古军尽行撤退。

在这次战争中,王坚领导的钓鱼城保卫战的作用是很大的,它阻止了蒙古精锐主力军自蜀东下,与忽必烈等诸路军会师,进退临安,它使蒙古军将士受到了很大的伤亡,消耗了蒙古军的实力;尤其是击毙蒙哥,使蒙古统治集团内部分裂,促进忽必烈及其他各路蒙古军的撤退。这不但使垂危的南宋王朝,得以苟安二十年,使汉族人民暂时免于遭受蒙古统治者的蹂躏和奴役,同时也对当时蒙古军正在东欧和中亚进行的战事产生了影响。由于钓鱼城保卫战的作用大,南宋度宗(赵棋)咸淳四年(公元1268年)初,在钓鱼城附近修建了一座庙宇来纪念王坚,合州军民并在钓鱼山的峭壁上,刊刻一幅巨大的碑文,上刻?坚以鱼城一柱支半壁?来歌颂王坚的功劳,歌颂钓鱼城军民谱写的民族历史的光荣一页!王坚的功劳,歌颂钓鱼城军民谱写的民族历史的光荣一页!

蒙古军撤退后,南宋朝廷论钓鱼城解围的功绩,加封王坚为宁远军节度使、清水县开国伯。宋理宗景定元年(公元1260年),王坚被调到临安作闲散官职。景定四年(公元1263年),贾似道妒忌王坚的才能,把他排挤出来,命他知和州(今安徽和县)管内安抚使。王坚感到报国无路,于次年三月在和州任上郁郁死去,结局让人慨叹不已!

原标题:血战钓鱼城:大汗蒙哥为何在此丧生

血战钓鱼城:大汗蒙哥为何在此丧生

钓鱼城保卫战由于余玠堡垒防卫策略的得当,蒙古军队没有能力从四川东下,进攻长江中下游地区。只好改道四川西部,去征服在云南的大理国,企图在占领大理国后,从云南东南部侵犯南宋交、广地区。理宗宝祐元年(公元1253年)九月,蒙古王弟忽必烈兵分三道,亲征云南,十月,蒙军渡大渡河,行军两千里,乘皮筏强渡金沙江,十二月,蒙军会师大理城下,平定云南。

从宝祐元年开始,蒙军在所占领的利州(今四川广元)和阆州(今四川阆中)筑城屯田,至二年时完成。这是蒙军在几次对四川的穿插行动以后,把重点改在稳扎稳打的方针上,屯田行动使蒙军就地有了军粮,准备和宋军在四川打持久战。可是,宋理宗所欣赏的,顶替了余玠的余晦,却在四川屡战屡败。频传的败绩,使宋理宗很忧虑,于是,他再次更换四川的方面大员,宝祐三年(公元1255年),他改用蒲择之任四川宣抚兼制置使,驻节重庆。

宝祐六年(公元1258年)八月,蒙军分兵四道伐宋。在淮东前线,蒙军李璮部进攻海州(今江苏东海)、涟水军(今江苏涟水);在长江中游,蒙军忽必烈、张柔部进攻鄂州(今湖北武昌);蒙古主蒙哥则自率主力分四路,进攻四川;同时,蒙哥命在云南的兀良合台军从交、广进军湖南,从鄂州的后方,配合忽必烈消灭华中方面南宋的主要军事力量。

蒙古大汗蒙哥亲率四万大军进攻四川,说明了他把四川看作南宋的主要战略基地。他从六盘山进军,顺秦陇小道蒙军占领区前行,两个月以后,抵达剑州(今川北剑阁县),这时,为他扫清道路,事先已在四川的前锋,一直在堡垒阵里冲撞。

宝祐六年(公元1258年)二月,制置使蒲择之派安抚刘整,占据遂宁涪江上的箭滩渡,以便遏制蒙军前锋纽璘军东侵成都。刘整军在与纽璘军大战一整日后,被击溃,蒙军乘胜西击云顶山,守将投降蒙军,蒲择之丢掉了成都、汉州、绵州等数州县后,退守重庆。

宝祐六年九月,纽璘军在侵占成都等地后,以战舰二百艘,顺岷江水陆并进,来势汹汹,沿途击溃蒲择之派来阻击的宋军,直抵泸州防区。渡马湖江,擒宋将张实,使其招降驻守在苦竹隘堡垒的守军,但张实进入苦竹隘后,反与守将杨立一同坚守。十月,蒙哥亲率大军渡嘉陵江,架浮桥渡白水江,临苦竹隘,蒙军全力攻打苦竹隘堡垒。同月,苦竹隘堡垒被攻陷,张实和杨立捐躯。在随后的一个月里,蒙军连拔鹅顶、青居、大获等重要堡垒,大获山守将杨大渊投降。随即蒙哥命令杨大渊和汪德臣一起,攻川西从雅州(今四川雅安)、到简州(今四川简阳)、隆州(今四川仁寿)等一系列堡寨。

斯时,东部前沿堡垒只乘下合州(今重庆合川)的钓鱼堡了,蒙哥又使出了轻取前面几个堡垒的老法子,派员去合州妄图说降守将王坚,王坚不但不愿投降,反而将派去说项的使臣杀了,这可气坏了蒙哥,他命令降将杨大渊带队进攻合州,在合州城下,俘虏了八万名逃难到川东的男女。

王坚原是孟珙的部将,他曾受命在收复襄樊的战斗中立过功,其后,被调入四川,淳祐十二年(公元1252年),以功转升兴元府防御使,宝祐二年(公元1254年),蒙军围合州,为王坚所败。在合州城将不保的情况下,他和副将张珏率军民退入附近的钓鱼堡里,继续抗战。开庆元年(公元1259年)二月,蒙哥率蒙军主力四万,强渡合州东北嘉陵江鸡爪滩,进抵合州西南十五里的石子山,遣兵将合州团团围住,准备在这里向南宋四川第一要塞合州发动最后攻势。

这时候,南宋朝廷在四川战事恶化的局势下,撤了蒲择之的职,朝廷在经过认真讨论后,决定让能力较强的吕文德代理四川宣抚使兼制置副使,率战舰千艘,溯江西上救四川。五月,吕文德舰队突破蒙将纽璘的封锁,攻破蒙军设在涪州(今重庆涪陵)的浮梁,进入被围困的重庆城,宣慰四川坚守军民。六月,吕文德率舰队沿嘉陵江北上,援救重庆西北一百里的合州。进军之初,蒙军节节败退,蒙哥命史天泽率军抵挡,史利用蒙军占据上游的有利地势,顺流攻击吕文德军,外加沿江两岸的弓弩和排炮轰击,宋军不支,在损失战舰一百多艘后,被迫退守重庆。

合州城自从二月以来,被蒙军围困了四个月的时间,蒙哥认为差不多是该拿下的时候了,便下令在荆鄂前线的忽必烈、张柔部以及已经深入到湖南的兀良合台军,对宋军发起全线攻击。

蒙军前锋汪德臣,夜袭钓鱼堡外城,王坚率军出战,汪德臣不能得逞。拂晓,汪德臣单骑对城堡上的王坚劝降,大声道:“王坚,我来活你,全城的军民快快投降吧”!,可是,迎接侵略者的却是飞石如雨,汪德臣中石块后退走。斯时,正好天下大雨,登城的云梯又折断,蒙写只好停止了攻势。

七月,久攻钓鱼山宋军堡垒不下的蒙哥大汗,疾甚,后撤退(一说被石击伤,一说染病),行未远,死于巴州温汤峡。稍前,蒙古主将之一的汪德臣也因石击伤重死亡。

在五个月的钓鱼城攻防战中,双方参战军人平民百姓大批伤亡。蒙军方面,在钓鱼城战役使蒙古久征沙场的大汗死亡,同时丧失了一个在四川与宋军长期作战的将领。其他尚有数名将领阵亡,同时,在后期钓鱼之战里,蒙军官兵因染痢疾,死亡惨重,不得不终止是役;南宋方面,未见文献记载有名姓的将领死亡,但据《元史》,宋兵战死甚众。

钓鱼城战役是蒙古侵略者除西夏首都兴庆府的围城战役以外,所遇到的另一次最猛烈的抵抗,和兴庆府战役不同之处在于蒙古方面在战斗中,不仅丧失了统军的大汗,还以失败告终。钓鱼城之战的胜利,创造了十三世纪时期蒙古军事扩张过程里,少有的成功阻止蒙军攻势的例子,并深远地改写了蒙古帝国的扩张史。

蒙哥大汗死后,蒙军在史天泽等大臣的率领下北撤,合州围解。合州围解后,吕文德回师救被忽必烈军包围的鄂州城(今湖北武昌)。此前,忽必烈军已经渡江包围了鄂州,形势十分危急,吕文德利用夜战和上游优势,突破蒙军封锁,进入鄂州城与原来坚守的高达部合军,后来,贾似道又奉命率军来援,鄂州的城防更加稳固。九月,蒙哥死讯传到鄂州前线,忽必烈只好撤走大军,赶回燕京处理蒙古王位的继承问题。

理宗景定元年十二月(公元1260年1月),鄂州围解。王坚对合州钓鱼堡的坚守,使南宋对蒙古的抗击又坚持了十七年,要是没有王坚的胜利,特别使蒙哥丧生在合州,忽必烈将会打下鄂州,再利用蒙哥在上游制造的舳舻,顺流东下,不到一两年时间就会灭亡南宋。

(本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