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
  • 欢迎访问

阿尔伯特和柴郡龙

国外小故事 4周前 (11-11) 19次浏览 0个评论
一个不善交际的男孩坐在他最喜欢的树下。当其他男孩扔球或交换纽扣、虫子和爬行动物时,阿尔伯特只对他的书感兴趣。对于这个年轻的男生来说,龙、仙女和史诗冒险的故事比他的同龄人所能提供的要有趣得多。

当阿尔伯特靠在巨大的橡树上时,他如饥似渴地吞食了关于一位骑士寻找他的龙睡情人的故事。他整个下午都在看书,却没有注意到远处的日落。
他低着头,目光扫过书页上的文字,但他还是不肯让疲倦袭上心头。他的眼睛闭上半晌,然后猛地惊醒。

他才勉强睁开眼睛几秒钟,突然一只兔子从他腿上扑了过来,把他手里的书打翻了。

“我迟到了!我迟到了!天啊,我怎么会迟到!”兔子惊叫着,从背心的内兜里掏出一块怀表。

阿尔伯特看到会说话的兔子,猛地向后倒退。

“我说,多好奇啊!你属于宠物兔的什么人?你穿得很漂亮,显然很聪明!”阿尔伯特问兔子,身体前倾,试图触摸这个生物。

“我迟到了!我迟到了!那就是我,迟到了!”它回答并迅速与阿尔伯特一起尽其所能。

“等等兔子!迟到什么?我能够加入你(们)吗?”

兔子跳过一根圆木,消失在一个洞穴里。艾伯特在入口处停了下来,跪下往洞里看。

“兔子?请允许我加入你们,我非常喜欢冒险。”

阿尔伯特原本希望兔子会再次出现,但从洞穴中传来的只是他自己的回声。

他把胳膊伸进兔子洞里,希望能摸到兔子,但当他感觉到空气开始把它吸下来时,他迅速把它拉了回来。

“嗯。”他想了想,差点又把手伸进去,这时他身后传来一个轻柔的声音,同时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拂过他的脸颊。

他将目光从洞穴中移开,专注于周围的环境,但什么也没看到。

“你好?谁在那儿?”他站在。

旁边的树上发出一声轻笑,但依旧什么也看不见。

“我怕见不到你亲爱的朋友。我该怎么称呼你?我是阿尔伯特。”

男孩伸出手,朝树走去,抬头看向树枝。他以为会看到一只松鼠或其他类似森林的动物,但什么也没出现。

“阿尔伯特。我想是一个强大的名字。”声音以一种诡异的声音嘶嘶作响,几乎超过耳语。

“当然,这是一个强大的名字。我读过最勇敢的骑士被称为相同的。你的是什么?”阿尔伯特回答道,转过身来,他仍然凝视着树梢。

毛茸茸的东西再次摸到他的脸,他转过身。一团白色的毛皮漂浮在视线高度,什么都没有。它类似于贵宾犬的尾巴末端,只是,没有贵宾犬。

阿尔伯特伸手去触碰它,却被它猛地甩开,还没来得及跟上一步,树枝上就出现了一条巨大的黑龙。

它的翅膀折叠在它的背上,它的尾巴伸向空中,几乎比树本身还要高。这条龙的黑色鳞片以红色勾勒出轮廓,它的牙齿与阿尔伯特想象中的属于龙的任何东西都不一样。他们几乎像人类一样。它的脸上也挂着邪恶、调皮的笑容。

如果不是因为装饰在它身体上的白色绒毛球,这条龙将会是一个纯粹的恐怖景象。白色的“贵宾犬尾巴”悬挂在它的翅膀爪子上,每只耳朵上有两条,尾巴上一直挂着白色的“贵宾犬尾巴”,使这条龙看起来像一棵圣诞树。事实上,阿尔伯特想到的是,如果这条龙是属于朝廷的,那肯定是小丑。

“一条真龙!”阿尔伯特惊呼道。

巨龙几乎无声无息地从树上缓缓落下,仿佛漂浮在空中。阿尔伯特认为当龙的某些身体部位在它移动时消失并重新出现时,这很奇怪。

“你一点儿都不怕小阿尔伯特吗?”巨龙再次以他迷人的声音嘶嘶作响。

“我看不出我应该这样做的理由。说,你叫什么名字?肯定像你有头衔一样独一无二的龙。”他问。

“当然,他们叫我柴郡龙。你是一个勇敢的灵魂,年轻的阿尔伯特。你能给我一些帮助吗?”巨龙继续在视线中进进出出,仿佛在挣扎求存。

“好吧,善良的龙,我正要跟着兔子——”艾伯特开始了。

但柴郡龙打断了他:“兔子不能给你带来新的冒险,因为它喜欢一遍又一遍地重温同一个故事。”然后龙倾身向前,用那双调皮的眼睛看着阿尔伯特,道:“他只是喝茶才迟到。”

阿尔伯特想了想,看向兔子洞,想着自己该怎么办。

“茶听起来确实很无聊。”他终于开口了,仍然不确定哪种冒险最让他满意。

“当然可以,我确定你每天都喝茶。”龙带着狡黠的笑容回答道。

“很好柴郡龙,我会帮你的。你需要什么?”阿尔伯特打定了主意,等待巨龙给他提供更多信息。

但龙的身体没有回答,而是消失了;除了它的嘴,它弯成巨大的露齿微笑。然后突然,龙的笑容消失了,阿尔伯特的世界开始在他周围旋转。一切旋转扭曲的模糊让他感到恶心,当他的手被吸入兔子洞的感觉突然包围了他的整个身体时,他发出了一声大喊,就像真空一样将他吸入地下。

他正在消失的森林在他感觉自己坠落……坠落……坠落……

****

阿尔伯特在色彩的波浪中倒下时喊道。蓝色、红色、粉红色、紫色、黄色,还有许多其他颜色环绕着他,但它们从来没有混合成黑色。他感觉自己仿佛正从一个完全由油漆制成的瀑布上下降。当他想到更合适的名字时,他笑了:paintfall。

然后一下子,他从天花板上掉下来,撞到了一张桌子上。所有的颜色都消失了,他被留在了一个现在乱七八糟的黑暗房间里。房间里唯一的光来自一个看起来像钥匙孔的门。尽管房间角落里有一扇非常非常小的门。无论从这么小的钥匙孔里射进来什么光,都一定是明亮的。

阿尔伯特所坐的那张桌子显然只是在片刻之前才放着食物,因为现在有人的午餐散落在地板上。

“我深感抱歉。”阿尔伯特环顾四周寻找桌子的主人,大声喊道。 “我好像撞到了你的桌子,完全不小心我向你保证!”

没有人回答。阿尔伯特的眼睛适应了房间的昏暗,他看着自己无意中造成的混乱。他感觉不好。

“我马上就把它吐出来!”阿尔伯特打电话给不在场的主人,开始拿起盘子和杯子放在桌子上。

一小壶茶碎在地板上,阿尔伯特走过去取回它。

“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碰那个。”一个声音在他耳边这么近地说道,以至于他感觉到那个生物的呼吸碰到了他的耳朵,顺着他的脖子流了下来。

尽管认出了那个怪异的声音,阿尔伯特还是跳了起来,转过身来。

“请柴郡龙,不要那样做!你吓到我了!”阿尔伯特将一只手放在他的心脏上,让他的呼吸放缓。巨龙从尾到头缓缓露出身躯。他确实喜欢隐身。

“我只是把你从一个严重的错误中拯救出来,不过,”龙似乎重新考虑了,“这将是一个相当幽默的错误。”那个露齿的笑容又出现了。

“我只是在清理我造成的混乱。这没有错。”阿尔伯特反驳道,迅速从茶壶所在的水坑中拿起茶壶。

他的手指只是勉强接触到液体,却瞬间感受到了刺痛的感觉。顺着他的手臂顺势而上,然后迅速覆盖他的整个身体,直到到达他的脚趾,然后啪!他眨了眨眼睛,惊恐地看着周围的一切都在缩小,包括柴郡龙。

他的头撞到了房间的天花板,他不得不将脖子向前弯曲以适应他的身体。他的肩膀和手臂因为突然靠近墙壁而无法移动,他的腿在渴望房间的压力下抽筋。然后他恍然大悟,周围的环境并没有缩小;他已经成长为巨人了!

地板上传来一阵哄堂大笑,阿尔伯特意识到那是柴郡龙,现在小得几乎可以放在手掌中。巨龙哈哈大笑,在地板上滚来滚去,变色、消失、再出现。

“这可不是有趣的柴郡龙!告诉我怎么变回小男孩!”阿尔伯特打来电话,开始感觉到被砸的痛。

“我告诉过你不要碰它!所以我有资格开怀大笑!”柴郡龙回答并继续他过度戏剧化的歇斯底里。

阿尔伯特发现自己处于换气过度的边缘,这是他对封闭空间的正常反应。

“请柴郡龙!我感觉自己快要晕过去了!”阿尔伯特恳求道。

柴郡龙止住笑声,抬头看了他一眼,随即隐身。当他突然出现在阿尔伯特的视线高度时,阿尔伯特几乎再次呼唤他。巨龙的眼睛眯着,似乎在深深地估量着形势。

“你看起来很苍白。好吧!我会告诉你。”龙说着,在阿尔伯特的鼻子上坐了下来。龙尾尖上的白球在阿尔伯特的鼻尖处发痒,他尽量不打喷嚏。但反应来得太快,他无法控制。他打了个喷嚏。

当他再次睁开眼睛时,巨龙再次倒在了地板上。也没有太高兴。

“我真的很抱歉柴郡龙。你的尾巴一定有——”

“是是是我知道!只要从桌子上咬两口面包,你就会恢复正常。”巨龙怒气冲冲地背对着阿尔伯特,现在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清理他身上的粘液上。

“但我够不到面包——”

“那对你来说太糟糕了不是吗?我很忙。”龙又打断了他的话,还在清洗着自己的身体。

阿尔伯特伸长脖子想看看他把面包放在现在已经很小的桌子上的什么地方。那里!就在桌子的远边。他很幸运,当他长到不自然的大小时,他的脚没有压在桌子上,但它安然无恙地坐在那里,离他的左脚只有一英寸。

他想动他的右臂去抓面包,却被墙和身体夹住了。他挣扎了几秒钟,然后才尝试用左臂。它也没有让步。

“柴郡龙我动弹不得!”阿尔伯特抱怨道,开始感觉到情况的严重性。他的两只手都开始发麻了。

龙无视了他。阿尔伯特低头看着他的左臂,他意识到如果他向右臂倾斜,左臂就会自由。唯一的问题是,他的右臂可能会因为全身重量压在它身上而受伤。
打定主意要结束这一切,他将身体靠在右臂上,然后将左臂拉了出来。疼痛让他闭上了眼睛,但一旦他的左臂自由了,他就能够重新调整,给自己更多的空间。

等他的手腾出来之后,他甚至没有等一会儿,就伸手去拿了手指甲那么大的面包,然后就去摸了。然而,一旦它到了他的手中,它就会长到他手中的普通面包那么大。

“魔法面包!”阿尔伯特惊呼道。

“记住!咬两口!”柴郡龙从地板上的位置呼唤。

艾伯特毫不犹豫地咬下两块巨大的面包,快速咀嚼,然后咽了下去。

“什么都不开心——哇!”阿尔伯特没能说完话,就开始缩小。但是,他缩得太厉害了。还没等他正常身高站立,他就变成了一只小老鼠那么大。

“不!”阿尔伯特大叫,然后情绪激动,他坐在地板上,把头埋在膝盖里。努力忍住眼泪。

“现在阿尔伯特,这不是无法解决的问题。”巨大无比的柴郡龙笑着说道。

“为什么我缩小到这个尺寸?”阿尔伯特问,抬起脸颊,泪流满面。

“因为你吃了两口面包,如果你只吃一口,你就是正常的男孩大小。”龙如实回答。

“可是——可是你叫我吃两口!”阿尔伯特站着说道。

“是的我知道。我需要你有这个尺寸,这样你才能穿过那扇门。”巨龙指了指从钥匙孔透进来的那扇门。

“我为什么要进去?”阿尔伯特擦了擦眼睛,转身从远处看向门口。

“因为我无法收缩以适应它,所以魔法茶对我不起作用。而我掉落的水晶就在里面。”巨龙一屁股趴在地上,大地震动,艾伯特差点失去平衡。

“你说你想帮我,所以,”龙用前爪朝阿尔伯特叫道,“那你走吧。”

“可是你刚刚骗了我!我怎么知道你不会再骗我了?”阿尔伯特交叉双臂问道。

“水晶让这些疯狂的白色,蓬松的装饰品消失好!你觉得我喜欢这个样子吗?”巨龙站起身来,对着全身的“贵宾犬尾巴”指指点点。他看起来非常可笑。

“哦。”阿尔伯特喃喃着,突然明白了。他转身面向门。

“所以我只是去那里拿水晶,因为你不能?没有套路?”他问。

“嗯,我的意思是,我从来没有进过门,所以我不太确定里面有什么。但如果有诡计,那也不是我出的。”巨龙回答,等待阿尔伯特下定决心。

不顾龙的回答,阿尔伯特点了点头,走向门口。他早料到门是锁着的,所以当门轻而易举地打开时,阿尔伯特并没有准备好迎接来自另一边的刺眼光线。

“水晶长什么样子?”阿尔伯特问龙,眯着眼睛盯着柴郡龙的脸,以免他的眼睛被光灼伤。

“它是发出那种光芒的东西。不能错过。”柴郡龙趴在它的肚子上,想从小洞里窥视,但他迅速坐起来,开始揉眼睛。

阿尔伯特点了点头,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他还没来得及改变主意,就紧紧闭上了眼睛,跨进了门框。门在他身后砰的一声关上。

****

阿尔伯特在另一个房间里站了十秒钟才睁开眼睛。他很清楚这一点,因为他会数数。一只眼睛先开了,当他发现光线没有想象中那么亮时,另一只眼睛也睁开了。它根本没有那么明亮。

阿尔伯特倒吸一口凉气,环顾房间,发现自己一进门就停下来真是太好了,要不是停下来,他早就直接跳下悬崖摔死了。

“好家伙。”阿尔伯特喃喃自语,微微前倾,想看看底部是否可见。不是。

阿尔伯特抬起头,看到了房间中央的水晶。在地面上方漂浮并旋转的是闪亮的水晶,形状像他最喜欢的一副扑克牌中的黑桃。水晶发出的光芒虽然没有之前那么强烈,却让艾伯特眯了眯眼。他只需要决定如何获得宝物。

问题是,水晶在房间中央的某种柱子上,周围有一道裂缝。没有办法到达中心柱子并取回水晶。除非…。

阿尔伯特开始沿着圆形走道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他希望彼岸能有一座桥,可当他再次到达起点时,却悲哀地失望了。站在门前,他研究着黑桃水晶,回忆起他读过的故事中的所有记忆。

“或许有一座无形的桥?”他问自己。

慢慢地,他把脚伸到边缘,摸索着任何一种坚实的地面。但是阿尔伯特的脚只是在空中滑动。

“一定有一个地方!”他又自言自语了。然后他想到了一个主意。

阿尔伯特四肢着地靠近边缘,把手伸到裂缝上,开始绕着圆圈爬行。他希望他的手能碰到桥。

再一次,在爬了将近 15 分钟后,阿尔伯特回到了他开始的地方,和以前一样失望。

“我不明白。”阿尔伯特抱怨道,双手插进口袋。他的手指摸到了口袋里的一副扑克牌,一边继续思考着,一边开始在手中翻转。

“这里是魔法之地,所以一定有魔法方法可以到达水晶。问题是,我要去水晶吗?或者它以某种方式来到我身边?”阿尔伯特挠了挠头,陷入了沉思。

顿时什么都没有了,他决定坐下。一边说着,一边还攥着一副牌的手从口袋里探出,稳住了自己。但是甲板引起了他的注意,在他震惊的反射下,他把它们扔了。不幸的是,他们越过了边缘。

阿尔伯特意识到自己刚刚做了什么,脸色从惊讶变成了绝望。

“不是我最喜欢的甲板!”阿尔伯特俯身在边缘寻找他们,但他看到的只是深深的黑暗。

有什么东西掉在他身边,伴随着一声轻响。他回头看了一眼,皱起了眉头。

“我的卡?”

他们在那里。就坐在他旁边,就好像它们是从他的口袋里掉出来的。但对阿尔伯特来说更有趣的是,他一开始就把它们扔掉的原因。他的卡片在发光。

慢慢地,他把它们捡起来,从盒子里拿出卡片。

“多么奇怪。这是一个新的把戏。”他喃喃自语,把盒子放在一边。

随着他进一步研究卡片,事情变得更加奇怪。并非所有的卡片都在发光。阿尔伯特下定决心要弄清楚这一点,他迅速离开边缘,开始将发光卡片与普通卡片分开。

一副牌堆成两堆后,阿尔伯特拿起突然拥有特殊能力的牌,发现了一些共同点。他们都是黑桃。

碎片开始在阿尔伯特的脑海中落下,他抬头看着水晶。

“你是铁锹。这些是黑桃。而我在一个神奇的房间里。我敢打赌,我可以用这些卡片为你架起一座桥梁!”阿尔伯特站起来环顾房间寻找建造桥梁的最佳地点。

他走回他穿过的门,沿着裂缝的边缘看去。他在爬行时看到了一个刻在地上的小铲子,所以也许这就是桥梁需要开始的地方。

就在那里!他弯下腰​​,用手指抚过它。旁边还有一个他以前没有注意到的数字2。

“黑桃二从桥上开始,我确定他们之后会按顺序进行!”

阿尔伯特将两人直接放在雕刻的符号上,敬畏地看着一个坚固、闪闪发光、大约两英尺长的桥块出现。他上前一步,然后低头看向边缘。果然,这个黑桃符号旁边有一个三。

他把三个人放下,看着桥又延长了两英尺。他对四个、五个和六个也做了同样的事情。

但是当阿尔伯特来放置黑桃七时,他惊慌失措。

“不好了!我想念我的黑桃七!”阿尔伯特喘着粗气,翻着手里的牌,希望它只是卡在另一张牌的背面,但他手上没有七张。

阿尔伯特看了看身后,又看向地上的符号。

“我不知道如果我把八个人放在这里会发生什么?”阿尔伯特紧张地问道。

慢慢地,他把黑桃八放在桥上。桥梁结构剧烈晃动,一瞬间阿尔伯特以为它要倒塌了。但随后桥的下一部分就落座了。在阿尔伯特看来,好像出现了两块碎片,因为它比之前的碎片大得多。

他迈出一步,准备继续他的旅程,但突然间那座桥从他身下掉了下来。他及时向后跳,以免随之坠落。

前面还有一块在原地,没有附着在他开始的结构上,或者根本没有。

阿尔伯特有那么一瞬间的困惑,但随后就说得通了。

“我错过了七个,但我有八个。所以我只需要跳过缺口,即七点,跳到八点。”他自言自语,然后后退并跳上桥的下一部分。稳稳落地后,他回头点点头,对自己解开谜题感到满意。

然后他放置了九、十、杰克、皇后和国王。

“哦哦。我也没有王牌?”阿尔伯特看着水晶离得有多远,当他看到至少需要跳五英尺才能到达那里时,他的肩膀垂了下来。

他叹了口气,走回八人所在的桥边。然后他转身,朝着水晶跑去。在王者的边缘,他一跃而下!

他的脚稳稳地踩在柱子的地面上,松了口气。怕桥上时间有限,他拿起水晶,跳回桥上。

第二次比第一次容易多了。

他的牌桥开始晃动,他在上面,所以他快速地向八人跑去。然后他跳过丢失的七张牌,重重地落在六张牌上,然后猛冲过剩下的牌。

他在奔跑中获得了如此多的动力,以至于他无法及时停下来。他以为自己要撞门了,但门开了,他带着柴郡龙回到了房间。阿尔伯特绊倒了,然后直接倒在了他的肚子上。

“你拥有了它!”柴郡龙惊呼一声,上下跳跃。房间在巨龙的重量下颤抖着,试图站起来的阿尔伯特恳求他停下来。

柴郡龙停止了跳跃,伸出了手。
“请给我吧!”他问的方式让艾伯特想起了一个孩子在晚饭前乞讨蛋糕。

阿尔伯特无法拒绝这个可怜兮兮的生物,兴高采烈地将水晶递了过去,“柴郡龙你来了!”

水晶一落入巨龙的巨手,它就长大了,就像阿尔伯特手中的面包一样,耀眼的光芒几乎让阿尔伯特失明。

当他睁开眼睛时,他又变成了一个普通的男孩,靠在森林里他最喜欢的树干上。他的书还在他的腿上打开着,他的脖子像很久没有动过一样疼。

阿尔伯特环顾四周寻找他的新朋友,但没有看到柴郡龙。他揉了揉后颈,站起来伸了个懒腰。

“好奇怪的梦!”他说着,把书夹在腋下,一只手插进口袋。

然后他摸到了他最喜欢的一副牌,出于好奇,他把它们拉到视野里,开始翻动一副牌。果然,他缺黑桃七和黑桃A。

“真是太奇怪了。”阿尔伯特咕哝着,把它们放回口袋里。

他最好开始回家的路,但首先他需要在镇上的小商店停下来。他需要得到一副新的纸牌。以防万一。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