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
  • 欢迎访问

真正厉害的人,以大道为靠山,集三种顶层境界于一身

道家文化 2个月前 (10-06) 24次浏览 0个评论

周国平先生在他的一篇散文中,曾经写过这样一句话:

“有时候,日常生活的外壳仿佛突然破裂了,熟悉的环境变得陌生,我的存在失去了参照系,恍兮惚兮,不知身在何处,世上究竟有没有一个我。”

诚哉斯言,这个世界上,究竟有没有一个我,不止如此,难道我们所看到的,所听到的,以及所感知到的一切,也都是真实存在的吗?

有和无,真和假,总是相对而言的,有是现象,无是道体。

如果你没有一个对“无”的把握,对“道体”的觉知,那么在某种程度上,你在外界中所有的依靠,其实都是假象。


真正厉害的人,以大道为靠山,集三种顶层境界于一身

正如王希廉在《红楼梦总评》中所写:“读者须知,真即是假,假即是真;真中有假,假中有真;真不是真,假不是假。”

贾府不论是如何的钟鸣鼎食、富可敌国、显赫朝野,然而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最终也是难逃破败收场、悲情落幕、化为泡影的结局。

可见这些看似真实的东西,包括那些地位与财富,权势和威严,都只是暂时的,它们不长久,也靠不住。

在这个世间,你靠人人会倒,你靠山山会摇,你靠天天也可能会塌。真正厉害的人,他会像庄子在《逍遥游》中所说的一样:“无所待”,也就是什么也不凭借,什么也不依靠。

而这个“无”的背后,它是什么?它其实就是那个不生不灭,永恒存在的大道,这才是真正靠得住的东西。

其它的现象的东西,只是看着真,实际上很假,而这个大道,虽然虚无缥缈,但是它永恒存在,无处不在,充盈着整个空间。


真正厉害的人,以大道为靠山,集三种顶层境界于一身

庄子《大宗师》中有这样一句话:“夫道,有情有性,无为无形;可传而不可受,可得而不可见;自本自根,未有天地,自古以固存。”

也就是说,“道”是真实不虚的,但是他又是没有具体形象的;“道”可以感知到却不能说出来,可以领悟却不可以看出来。

“道”自身就是本源,就是根基。在天地还未形成的混沌时期,“道”就已经存在了,而且它在天地湮灭以后,也还会存在。

然后,伏羲氏得到了它,用它来驾驭天地、平衡元气;冯夷得到了它,依靠它来巡视江河;肩吾得到了它,用它来驻守泰山;

黄帝得到了它,凭借它飞上云天;彭祖得到了它,就从远古的有虞时代一直活到五伯时代;傅说得到了它,用它来辅佐武丁,统治整个天下。

而习得到大道,以大道为靠山的人,也都进入了后我们后人所敬仰膜拜的“神人”之列,有通天彻地、明达万物之大能。

即便是后来孔夫子,虽然只是窥得了道的一角,但是他也达到了“智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的高超境界。

自古至今,所有的修行人,他们所追求的其实就是更高级的能量状态,他们看起来淡定从容、气定神闲,这某种程度上,这就是大道这个靠山,所能带给他们的自信。

所以,一个真正厉害的人,他一定是一个向道的人,一定是一个修行之人,他懂得用道的力量来加持自己,懂得空掉自己,用“无”来充盈自己的内在。


真正厉害的人,以大道为靠山,集三种顶层境界于一身

如果你注定要成为厉害的人,那么问题的答案就深藏在你的血脉里。当道的能量流淌在你的身心内在之时,当无的炁流涌动在你的经络血管之时,

你的外在就会随之显现出无与伦比的庄严气场,与坚不可摧的强大自信,这是连接道体之后的返璞归真,这是拨开迷悟之后的烛照万里。

这时的你,自然就可以“知者不惑”,自然就可以“仁者不忧”,自然就可以“勇者不惧”,你便可以集这三种顶层的人生境界于一身。

@仙翁泄天机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