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蓬莱阁传说 | 蓬莱阁旁! | 神话故事!首页
  2. 民间故事

男子巡逻,见夫人卧房鞋两双

男子巡逻,见夫人卧房鞋两双

两广一带有个广寒寺,寺庙早已破败不堪,庙里只有两个和尚。老和尚姓刘,曾经是庙里方丈,还会医术,因为饥荒,庙里的和尚都乞讨去了。后来又发生战火,庙里被烧得一干二净。

方丈也准备还俗回家,刚走出山庙,看到一个面黄肌瘦的小孩走来,饿得两眼发昏。



方丈心善,又见他生有六指,天庭饱满,眸光精亮,慧根不俗,便收留了他。想着山庙虽然破烂,好歹也能避避风雨,于是他放弃回老家念头,选择继续在山庙住下了。

方正给小孩取名刘正,希望他能堂堂正正做人。

寒来暑往,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八年,刘正也长成为十三四岁的小伙子。这八年来,方丈不仅传授刘正医术,还教会了刘正很多做人的道理,循循善诱教导他要多行善事。

而方丈却因为上了年纪的缘故,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不久后就病倒了。

临终前,老方丈把刘正叫到身边,“徒儿啊,师父快不行了,你拿着这块玉佩去省城里找一户叫刘武的财主家,师父和刘老爷有几分交情,或许他会看在师父的薄面上收留你。”

刘正听了泪流满面。当初若非师父心善,他恐怕早已饿死街头,如今师父还为他想好了后路,这份恩情大于天,他心里满满都是感动和愧疚。

“师父,徒儿的事您不用担心,徒儿会照顾好自己的……”刘正话还没有说完,老方丈就安详闭了目。

刘正叫人帮忙把师父安葬后,他收拾行李准备去县里刘财主家。

到省城还有三四百里路,走了几天后,刘正看到前方有一个老者躺在地上,旁边有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痛哭不已,还不住地喊叫着“爷爷别走,爷爷别走……”



刘正连忙大步走了过去,他见老者手臂上有瘀斑,还有几个浅浅的牙印,便问小女孩她爷爷是不是被蛇咬了,小女孩点点头。

“小妹妹,别害怕,哥哥或许有办法救你爷爷,但是你要先告诉哥哥你爷爷是在哪里被蛇咬的。”刘正急促说道。

小女孩指了指前方不远处的山谷,刘正听了叫小女孩先等着,他大步走了过去。

过了一会儿,刘正手里拿着几株草药一脸兴奋赶来。

他将草药搓成了草药泥,把草药泥涂抹在了伤口处,又要老者将剩下的草药泥服下。过了一会儿,老者苏醒过来,只是意识模糊口不能语,小女孩见了瞬间破涕为笑,对刘正感激不已,又见爷爷还不能开口说话,顿时“哇哇”哭了起来,对刘正磕头行礼。

刘正连忙将小女孩搀扶起来,讪讪笑了笑,“你爷爷身上的蛇毒没有完全消除,还需要静养一段时间才能康复。”

说完,刘正把老者搀扶起来,他准备帮忙帮到底,把老者送回家。

一翻聊天,刘正得知小女孩名叫周莲儿,父母在战乱中丧生,老者是她爷爷。



那几天,刘正每天进山采药,老着终于康复能开口说话了,他对刘正感激不已,只是家里穷,别说拿银子感谢,连吃的都所剩无几了,只有一些野菜。

刘正笑了笑,叫老者别客气。老者懂得报恩,见刘正无依无靠,还是个半大孩子,硬要把他留下来,刘正无奈,只得点头同意。

谁知,刘正还没有在老者家里住几天,小村来了一队悍匪,老者为保护他和孙女,惨死在悍匪的马刀下,二人在逃命中也失散了。

一年多来,刘正靠乞讨为生,四处寻找周莲儿都无果,他只得决定先去省城投靠刘老爷。

乱世年代,战火纷纷,悍匪四处抓壮丁,刘正已经是十六七岁的小伙了,他长得魁梧结实,相貌不凡,为了躲避悍匪,白天不得不躲藏起来,到了夜里才赶路。就这样走走停停,他花了一年时间才赶到省城。

一番打听后刘正终于来到了刘财主家。

刘老爷是当地有名的财主,他虽然家财万贯,良田百亩,但是仗义疏财名声很好,只是苦于没有儿子,只有一个女儿名叫刘萱,为了能够延续香火,刘老爷又娶了一位貌美如花的小妾柳氏。

刘老爷见了刘正拿出的玉佩,得知老方丈已经去世后,睹物思人,脸上不禁浮现几分悲痛。

当年老方丈救过他一命,为了感恩,将随身携带的玉佩赠送,说有需要随时来找他。

老方丈一生行善,不求回报,只是想着徒儿年幼无人照顾,所以叫他来投靠刘老爷。



刘老爷知恩图报,准备给他一大笔银子,刘正摆手拒绝了,说只想找一份差事干。

刘老爷见刘正相貌不凡,是做大事之人,便沉吟一番开口道,“家里正好缺个护卫队长。”

刘正听了一喜,连忙点头答应了。

为了报答刘老爷,刘正恪尽职守,兢兢业业,当职时不像其他护卫,喜欢偷懒睡觉。

在刘家,刘正也了解了一些刘老爷家里的情况。

刘老爷只有一个女儿名叫刘萱,长得肤白貌美,一直待字闺中。刘老爷原配妇人赵氏早已去世,一年前纳了貌美如花的小妾柳氏。

柳氏恪守妇道,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只是二人一直没有孩子。

一天,刘正给夫人送饭菜,正好撞见刘萱正沐浴出来。刘萱本来就貌美如花,沐浴后娇艳无比,犹如一朵含苞欲放的鲜花,把刘正给看呆了。

刘萱的目光正好触及到高大英俊的刘正,一时间,二人四目相对。

缓过神后,刘正连忙说“失礼了”,刘萱面露羞红,低着头很快进了卧房。

此后,刘萱心里满满都是刘正,为了表露心迹,她叫丫环给刘正送去了一块手帕。刘正不傻,只是想着二人身份悬殊,他犹豫一番后还是拒绝了,把刘萱气得不行。



而刘正为了忘却心中痛苦,此后工作更加卖力。一天夜里,他值班时看到有一只猴子从后院钻了进来。

奇怪的是,猴子像是认识路,它身形灵活,很快就钻进了柳氏的卧房。

刘正想去查看一番,同他一起值班的护卫面露轻松笑了笑,“正兄,不必惊慌,一只猴子而已,顶多来偷些水果。”

刘正却微微皱起眉头,他在心里忖思,猴子若是进宅院,一般是去厨房找吃的,怎么会钻进柳氏的卧房?

想到此,他悄悄赶了过去,趴在窗头盯看。



柳氏卧房里传来一阵嬉笑打骂声,地上有两双鞋,而猴子却不知去向。

“莫非……莫非猴子是人假扮的?”刘正大吃一惊,不经意间弄出了动静。

“谁?”柳氏惊声道。刘正缓过神来连忙开溜。

还好他跑得快,没有被柳氏发现,谁曾想,这给他引来了祸端。

“那个小子挺机灵,人也长得不错,不过既然让他发现了就不能手软!”屋内的陌生男子面露凶相,狠狠说道,他准备今晚就动手。

柳氏听了点点头,“果然是大丈夫,做事干净利索,妾身也正有此意。”接着,她又柔声说道:“那个老不死的生不出儿子,只有妾身来想办法了。”说完,她钻进了陌生男子的怀里……

只是柳氏没有想到,她说此话时,被一个样貌丑陋的丫环给听到了。

丫环名叫莲儿,脸上有一块很大的胎记,因为做事勤快才被管家给留了下来。

“不好,恩公有危险!”莲儿惊声说道。

原来,此丫环莲儿,正是四年前恳求刘正救她爷爷的周莲儿。

自从那天和刘正走散后,她把自己弄成丑女子,提前赶到了刘家。也是她运气好,管家正在招丫环,周莲儿因为做事勤快被录用了。

原本想和刘正相认,但是见他被刘老爷器重,加上小姐对他有意,担心会被误会,所以才打消了相认的念头。今晚也是莲儿幸运,她恰好路过此处,无意间听到了柳氏和陌生男子的对话。

很快,莲儿找到了刘正,她将脸上的胎记摘下,刘正见了惊愕不已,想不到自己苦苦寻找的周莲儿也在刘家,一时间高兴不已。



“恩公,你大难临头而不知,柳氏要害你。”莲儿低声说道。

刘正听了一脸不解,莲儿见四下无人,将刚刚听到的话如实相告。

刘正听了愤怒不已,“刘老爷对柳夫人如此疼爱,想不到她却是个水性杨花之人。”

“恩公,那陌生男子会武功,你要当心。”莲儿见到帅气的刘正,不免有些害羞,轻声提醒道。

刘正点点头,“莲儿,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当天晚上,刘正叫上几个护卫,悄悄埋伏在后院墙头。

果然!不久后那只猴子又从柳氏卧房出来了,准备翻墙离开时,被刘正等几个家丁给抓个正着。

刘老爷听到动静也赶来了,见到眼前之人,气得浑身发抖。

原来,扮作猴子之人,竟然是刘老爷生意上的对头王财主。为了掩人耳目,骗过护卫,他故意装扮成猴子模样。



王财主虽然年过四十,平时却喜欢练武,身体保养得很好,为了整垮刘家,他故意给刘老爷找来一名貌美如花的女子。其实,他们二人早就认识,关系还不简单。

王财主打得一手好算盘,只要柳氏肚里怀了自己的孩子,以后刘家就是他的了。

事后,王财主和柳氏都被刘老爷送去了官府,刘老爷对刘正感激不已,得知女儿对他有意后,当即决定把他收为徒弟。

天性聪慧的刘正,在经商方面颇有天赋,很快就能独当一面,这让刘老爷惊喜不已。



不久后,刘正娶了刘萱,丫环周莲儿心甘情愿当陪房丫头。

刘家在刘正的经营下,生意蒸蒸日上,愈发兴旺。而刘正牢记师父的教诲,一生行善,为当地百姓做了不少好事,被人们称做刘大善人。